栀南

人若有知配百年。

整理旧文档看到了《印记》里没有发过的《镜花》和《水月》。

15年的事情了,有一点恍若隔世的感叹(。)

bug太多

我是不会发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

7 3

「猫」

CP:三日一期。

虽然是在快要到319的318发的,但这是317日的贺文。

↑不要和我讲道理(。

短打。一个小甜饼w。

又一次验证了越是忙碌的时候就越想摸鱼的定理。

还有一句点题的题外话:

想成为流先生家的punio呀——


---


「猫」 


活的年岁久了,就会不知不觉地记下不少琐事,零散无用的,却又讨人欢喜的。新采摘的绿茶多清馥,冬春际的太阳最宜人。三日月坐于廊下,宽大的袖子铺展在身侧。空气半暖半凉,煦阳催人好眠。


他顺其自然地半阖上眼,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蹭上自己的脚踝。这毛茸茸的触感他再熟悉不过,低头一看,果不其然。两只幼猫缩在他...

9 95

「名残雪」 Part 5.

CP:三日一期

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这次比较短。强行分段(。

不出意外下一章就完结了。


-


被打开的窗户又悄悄关上,被风吹起的窗帘也安然归位。床头点起一盏小灯,懒洋洋地晕出一小片昏黄。一期一振披上宽大的斗篷,领口的一圈绒毛轻轻地啄着他的脸颊。他面向那位不速之客,静静地地起身坐下,没有惊动任何人。


眼前陌生的青年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一期一振猜不出他的意图。看了看卧室的门,也并没有自信能抢先对方跑出去求援。好在对方并不凶神恶煞,也没有施以暴力,一期一振没有更多的选择,只好决定先听听他的说辞,弄明白他的来...

13 41

「名残雪」 Part 4.

CP:三日一期。

Part 1

Part 2

Part 3


只要我没睡,明天就不会来。

by 栀·苦思冥想·憋不出字·挤牙膏·南

应该离完结不远了【。


-


五.


战局有多么严峻,取胜有多么艰难,在战场上或不在战场上的人都同样明白。所以当三日月宗近凯旋的消息传来,北国欢庆的阵仗比初战告捷时更翻了几番。年轻的军官赢得了战争的胜利,同时也收获了全国的爱戴。年轻一代中激起了狂热的崇拜,年长的一代则不断称赞后生可畏。无论是三条家还是大获全胜的北国,都一时无限风光。


三日月回应了迎接的人群,见过...

18 44

「名残雪」Part 3.

CP:三日一期。

Part 1

Part 2


--


三.


「先不谈他的身份,三日月,他还是个孩子。」鹤丸国永靠在沙发椅上,翘着二郎腿哗啦啦地翻文件,「你可别扯什么生命之光欲望之火,这种惊吓我怕自己承受不了。」


「鹤哟,」三日月宗近不紧不慢地喝一口茶,「这话被你父亲听见,可能会打死你吧。」


「你还没挨上打,哪里轮得到我?」鹤丸国永不以为然,伸腿踢了踢坐在对面的人,「小狐丸你管管他。」


小狐丸抬起头,眯着眼睛笑了笑。「三日月这不是还什么都没做呢么。」


你可就睁着眼睛说瞎话吧,鹤丸翻了个白眼。


三日月看看他们,看看茶杯,又看看手上的资料,但...

15 47

「名残雪」 Part 2.

CP:三日一期

Part 1这里


-


「一期哥怎么想?」乱藤四郎食指绕着自己的发尾,「不觉得他很奇怪吗?」


「三日月?」


「对呀。」乱从座椅上跳下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一期哥不觉得他失礼吗?」


「哈哈哈,但不是很有趣吗?」一期一振伸出手,摸了摸这个弟弟的脑袋。


乱的动作顿了顿,目光闪烁一下。


「我差不多该去和厚换班啦!明天见一期哥。」


长发的男孩儿挥挥手,很快消失在门的另一边。


一期一振悄悄地叹了口气,他大概知道乱藤四郎在担心些什么。


他总是愧疚自己困于身份所限,无法尽好兄长的义务,幸运的是,他的弟弟们都十分亲近他,也多亏...

12 53

「名残雪」Part 1.

CP:三日一期

看着春晚差点忘记发……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脑洞来自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本来是要参群活的但是我太蠢没有赶上,一个深沉的土下座。

再次高喊我爱奶油!奶油使我快乐!【???

你要我的小心心吗!!!


---


「名残雪」 


一.


宿积数月的冰雪被军靴踏得嘎吱作响,凛冽的寒意从耳畔呼啸而过,次序井然的队列却没有被打散分毫。在祭坛前站定,年轻的军官摸了摸腰间的佩剑,沾着碎雪的金属摸起来像一块坚冰。


王师既出,严寒的冬日平添肃穆。这肃穆凝固在士兵们的脸上,尚且年轻的、饱经沧桑的,看起来都差不多模样。他们笔直地立着,等待着...

12 68

最近遇到了对自己的世界观冲击挺大的人。并没有得到厌弃或者指责,但还是打心底里开始发觉,过去的自己脑袋空空,还自以为是。

脑袋里的东西不怎么样,写出来的东西也一定不怎么样。

明明是面对同样的东西,在朝向应该朝向的未来时感到压抑,单纯地沉浸“热爱”里,又感到快乐。

在这样的拉扯中,度过了有些痛苦的几个月,尤其是最近的几个礼拜。

深瀬さん的声音好像是这其间的清流。

虽然lof的音乐分享实在很有限,找不到初心的那首Never Ending World,也找不到今天特别喜欢的那首死の魔法。

この世界が好きなのに どうして死んでしまうの?

僕は過去も未来もこんな好きなのに どうし...

1 5

旧书.

不是同人,随便写写。


--------


      我回学校的第一个星期,我妈一个人在家哼哧哼哧搬了家具,调整了卧室的格局。等到今天我回来的时候,的确已经焕然一新。而我书柜里的书被她全数清理出来堆在客厅,六摞高高低低的,叠得比餐桌还高。

      她说,把你的书理一理,不要的不好的都扔掉,书柜里乱七八糟都放不下了。

      她没说错,新买的书源源不断,都没处安放,只好堆在电视柜旁。这并非...

12 22

新年寄出的一沓明信片,收到的人大概只有一半(ಥ_ಥ)。
没有收到的宝宝跟我说一声,我来补寄吧_(:з」∠)_

21 5
 
1 / 6

© 栀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