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南

人若有知配百年。

「花与少年」

·Saeran×MC

·MC视角的HE主线故事。但不代表所有MC。

·还没走兰线也不想被剧透的选手请选择跳过。

·台词基本但不完全出自原作,台词使用顺序基本但不完全符合原作(。

·ED真好听啊QAQ。



-



「花与少年」


 

01.


后来再回想起来,我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草率的决定。我对他一无所知,只是先透过电话听到了他略低的、劝诱的声音,而后坐上了陌生的车辆,颠簸着经过了漫长的路途。城市的声音渐渐远去了,树叶沙沙地响,驾驶座上的人沉默着,什么也不说。


直到车子停稳,我听见有人交谈,听见有人跑动,然后有人打开了我的车门。


我又听见那个好听的声音。他说,相信我,跟我来。


我戴着眼罩,失去视觉使我惶惑不安,他顾及着我,走得很慢,牵着我的指掌温柔却有力,微微带着凉。不知道走了多久,转了几次弯,踏了几层楼梯,大概是终于到了目的地。我忽然闻见一阵好闻的香气,是他凑近来解我的眼罩。


布料轻轻落下,担心光线刺目,我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


银发的少年离我很近,睫梢里带着一点儿若有似无的笑意,欧式吊灯在他头顶散落下斑驳柔和的光晕。他后退一步,礼貌地打招呼,我却无法从他的脸上移开视线。


我几乎是在睁眼的那一瞬间,跌入了他的眼眸之中。


那是碧色的湖水,清冽无波。

 


02.


我带着难以抑制的好奇心和莫名其妙的安心感在这里住了下来。


这一切有些过于不可思议,让我数次怀疑自己是否身在梦中。同样不可思议的还有他的游戏,每个AI都表现得非常逼真,可以说是令人吃惊的程度。他们的性格各有不同,说话方式也各有不同,自然而然地让我觉得有趣,获得了非常愉快的体验。


越是惊叹和佩服,就产生了越多的探索欲。一方面是对游戏,但说到底,我更想了解的是这个游戏的开发者。「Ray.」每每我这样喊他名字,称赞他,他总是认真地听着,然后爽朗地笑起来。


他非常忙碌,但经常在聊天室里问候我,偶尔见上面的时候会给我带一束新鲜的、开得最好的花。我对他的印象逐渐清晰起来。他有些过于瘦削,眼下总是泛着疲劳留下的阴影。与和我相处时流露出的贴心和关切不同,偶尔又会显出些漠然和疏离。他对他自己的游戏好像不怎么喜欢,笑容也带着些冷淡的意味。


我总是从那双眼睛里看见湖水,现在却又隐约看见了沉在湖底的一千个故事。他似乎不愿意多说,于是我也就不去多问。


好在相处了一段时间,他意外地很是亲近我。他说感谢我选择了他,感谢我留在他身边。我渐渐明白,他非常没有安全感,一直如此孤独地生活着。他显露的所有表象底下,是他的犹疑和不自信,而在犹疑和不自信底下,是他柔软而单纯的心。


对这样的男孩子产生爱怜之情,实在是太过自然的事。


他非常珍视我,却不太会照顾自己。于是我试着带上些撒娇的味道故作威胁地告诉他,要是你不好好吃饭那我也不要吃饭啦。没想到他意外地紧张起来,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他的手足无措。他说你不用为我做这些,我不值得你为我这样做。他总是这样说。


「I'll eat. I promise.」


「But you're more precious to me than I am.」


但如果我对他说喜欢,说想念,说你是个那么好的人,说我不会离开你,他又会受宠若惊地害羞起来,温驯地低下头去。他的表情日渐生动,看向我的时候,眼底泛着粼粼的光。


他总是说,我没有那么好。但他又告诉我,你的话让我那么高兴。

 


03.


他带我穿过夜色,走进他的花园。活动范围受到局限的日子多少有些枯燥,难得可以外出,我雀跃不已,他在一旁看着我,似乎也很高兴。烂漫的花朵簇拥在一起,如画如锦。空气有些潮湿,他闭上眼,深深地呼吸。


月色像一层薄纱,笼在心上人的面颊上。他看起来比平时更放松些,也比平时更干净无邪。我赶紧低头去看他衣服上的扣子,忍住了没有拥抱他。


他依旧很忙,但是仍然时不时地登录聊天室。我不知道他究竟做着怎样的工作,也不清楚这栋建筑里还住着怎样的人。每天给我送来餐食的厨师是个肚子圆滚滚的中年男人,他说Mr.Ray总是精心地安排好我每日的食谱,从食材到调味都要叮嘱好多遍,有时还试图自己动手。我抓抓发梢,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Ray开始和我说一些关于他自己的事情,我猜测他曾有痛苦的过去。他说自己被信任的人背叛,所以更想要让我获得幸福;他说他总是整夜整夜地做噩梦,却希望我可以每天在安宁中入睡。


他问我是否愿意一直留在这里,陪伴在他身边。我承诺了他。


「……I've actually fallen for you.」


那时候我什么也不知道,也什么都没有想,只听见自己心脏震动的声音,听见它扑通一声落入那片湖水,一边慢悠悠地沉进深处,一边咕噜咕噜地冒起幸福的泡泡。


他比以前更加无微不至,之前会在晚上提醒我早睡,会在早晨询问我是否好梦,现在甚至会向我确认房间的温度是否适宜。我被这些细小的关心感动着,觉得他大概是把我也当作了花儿养。


他珍惜我就像珍惜他的花儿一样。我这样想着,明明为他的重视而感到心动不已,却又不知为何感觉出一丝悲伤来。


这一天晚上,Ray告诉了我聊天室的真相,然后,我们遇见了V。

 


04.


在那之后,我有一阵子无法经常见到他。


过于颠覆性的事实让我花了一段时间去消化,而Ray更加拼命地将自己埋进工作之中。他说他喝下了更多的药物而感到痛苦,他犹豫地问是否可以被允许变得越来越喜欢我。他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一点点自我认可又开始剧烈地动摇起来。


当然可以。你已经足够好了。我一边这样安抚着他,一边无可避免地对这个奇怪的地方和他口中的savior产生了极大的抵触和怀疑。越是这样想,就越感到自己的无力,他正经历艰难的时刻,而我却无法去到他的身边。明明在同一栋建筑里,却恍惚间觉得他离我那么遥远。


辗转难眠的凌晨,我登入了聊天室,Ray果然还没有睡。他发给我一张铃兰花的照片,告诉我它的花语是「promise of happiness」。隔着屏幕,几乎可以看见他像铃兰一样低着脑袋,羞赧地、确定又不确定地轻声承诺。我知道他不只是发来一张照片,他是把自己的真心掏出来给我看。


我一边回应,又忽然想起他之前告诉我蓝玫瑰的花语是「impossible」、「unattainable」,他说这世界上总是充满了不可能的事情和不可及的东西。我心上一颤,像是触到了玫瑰茎上的刺。


我想取下他胸前佩着的那一朵,告诉他蓝玫瑰的花语还有「奇迹」。正是因为无法实现的事情也存在着可能性,奇迹才有了诞生的意义。


可他还是无法从自我怀疑中解脱出来,他的声音穿过电话听筒,在我脑海里无数遍地回放。他带着几不可察的哽塞,说自己毫无所长,说自己一无是处。我多想告诉他他所不知道的自己的美好,他清秀的眉目,总是低垂着的长长的睫羽,咬指甲的小动作,不小心错发出一句本想删去的「I miss you」,连忙慌乱地解释;他其实喜欢甜食,他会祈祷星星保护我的安眠,他在我身边漫步过花田时轻轻地笑起来。一切都是那样的可爱。


消息的字里行间浸满了动摇,他好像无法再相信自己更多一点。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思慕,不知道该如何让他知晓自己珍贵如斯。一边为他的境况感到担心,一边怀疑着是否自己的喜欢没能确实地传达过去,不由自主地焦躁起来。


喜欢你。喜欢你。你不需要逼迫自己,也不需要用胜过谁来自我证明。


「You yourself is a precious being like the flowers.」

 


他说,你不必这样忍受我,你可以转头就走,但请你不要离开太远,不要真的将我抛下。


深夜的花园里,他被泪水湿润了的眼睫在月色之下潋潋地泛起柔软的光,好像沾上了露水的新叶。


我抓住他的衣襟,踮起了脚尖。


花儿们静悄悄地闭上眼。

 


05.


他耳尖红红的样子也很惹人喜欢。


这一晚是难得的好眠,第二天醒来,彼此的问候里都多少带着些害羞。回想起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他牵着我的手冰冰凉凉,可他的亲吻却是温热的。


我又把脸埋进被子里。


我总是期盼我们对话中的那个「未来的某一日」可以快些到来,我们可以相互依偎着打瞌睡,可以一起读一些书,可以牵着手去看未曾见过的景色。看春风春雨,听秋水秋蝉,消磨过被彼此赋予了意义的空闲时光。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心想。


可午后开始,我突然与他失去了联系。


Seven说黑客不知为何突然停止了活动,我有些疑惑,拨了几次他的电话,都无人接听。


是被派去做什么其他的任务了吗?我坐在窗边按着手机,一遍遍确认短信和聊天室,心不在焉地回复着宴会宾客的邮件。窗外是一个灰沉沉的阴郁的天,隐隐约约漫着薄薄的雾气。我看着光线在云的边缘由明转暗,入了夜。


我接到一通电话,他听起来状态不太好,也不让我去找他。心下焦灼,又无计可施,在房间里坐立难安。桌上的花瓶里还插着他送给我的花束,距离他上次来我的卧室已经有一段时间,即便按时换水,也无法阻止那束花渐渐枯萎下去。鲜艳褪去,花瓣变了色,无精打采地蜷曲起来,在花萼上苟延残喘地摇摇欲坠。


我攥着那枚写着「saeyoung」的书签出了一会儿神,心间的不适感越来越重。时针缓缓指向午夜,迟疑片刻,我还是决定去找情报室,即便不能进去,试着敲敲门也好。


然而还没来得及动身,就听见自己的房门被叩响。

 


可能是因为他总是担心我会从他身边离开,所以我从未设想他会是突然消失的那一个。


「Ray is a fraud. You will never get to see him again.」


爱意消散殆尽,他俯视着我,面露讥嘲。


「Say goodbye to that garden you used to hangout with Ray.」


脖颈一阵疼痛。难以抑制的战栗中,我听见花瓣落下的声音。


 

06.


如果来到这里这件事本身就是一场梦境,那么现在约许是走进了梦中之梦。


我揉了揉酸胀的眼角,感到脑后泛着隐隐的疼痛。RFA那边似乎也有什么正在发生,我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简单而幼稚。


Saeran前后来过几次,同之前一样,恣意地嘲笑我的惊怯,指责我的无趣。我越是默不作声,他就越是变得狂躁。我看见他眼下的阴影更深了一些,他好像还是很累。                


我闭口不言。不知为何,虽然身体在本能地颤抖着,内心深处却并不感到太害怕。他大声地笑,大声地咒骂,大声地威胁。我低着头承受着一切,但每当我被话语刺痛,忍不住抬眼看他的时候,那双眼睛就泄露出悲伤的神色来。


他切断了我和RFA的联络,兴奋地说,我会是你唯一能见到的人。


我愣了愣,觉出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净化仪式」定下了时间,我的房间被严加看守起来。Saeran的情绪忽然变得更加不安定,隔着房门能听见他和门外的守卫激烈地争吵。


他不断重复地说着:「I'm strong.」、「I don't need you.」, 像是要试图说服自己一样。凉薄的话语后面,我却听到Ray的声音,同样因为不安而喃喃自语:「I'm too weak.」、「Don't leave me.」。


我不害怕是因为心底里明白,他们是一样的。


走廊里又一阵喧嚷,然后他皱着眉推门而入。他的神情和平时不太一样,笑声和怒吼也像是虚张声势。这个因为我要被执行仪式而焦躁不已的Saeran,和那个不愿我经受副作用的痛苦而没有让我喝药的Ray的身影,又一次重合起来。


他好像陷入了过去的回忆之中,抓住我肩膀的双手力道极大,却在不住地颤抖。他像是用尽全力一样地吐出残酷的话语,脸上是掩藏不住的挣扎和苦楚。


善良与憎恶,软弱与坚强,靠近与退却,原谅与恨意,深情与冷漠,接纳一切与破坏一切,强烈的保护欲与同样强烈的独占欲。矛盾的两极在他的心中共生,他彷徨、挣扎、找不到出路。


他用怨恨掩盖对兄长的想念,用歇斯底里掩饰自己的心软,他畏惧踏进Mint Eye之外的世界,实际是畏惧我会离他而去。他切断我和外界的一切联络,就像曾经Ray希望比起RFA,我能够选择他一样。


他们还是同一个人,只是在用不同的方式试图证明自己的存在,试图填补空虚,试图表达爱,激烈地、也笨拙地。


我觉得有些鼻酸,眼眶也热起来。


快醒过来吧,我想着,伸手去碰他的脸颊。


「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吧。」


 

07.


他又一次消失了。


所有人都在找他。夜幕沉降,笼罩住汹涌的暗流。


电话里,他的声音因为奔跑而带上喘息,有些气急地对我喊,你的戒备心太弱了,快去锁好门。


我一夜未眠,止不住担忧,但同时却又暗暗觉得他在好转,忍不住寄寓上一点点期待。我希望他振作起来,希望他不用再被药物折磨,希望他平安,希望他能够学会直率地爱这个世界,也爱他自己。


我思索着,要是他能够回来,我会对他说些什么。我想告诉Ray,你不用再害怕也不用再孤单。我想告诉Saeran,我爱你就像爱Ray一样多。我想告诉他,你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人。我想告诉他,世界广袤,未来可期。


时钟又转过一圈,分分秒秒都沉重而漫长。花瓶里的花早就完全枯朽下去,我弯下身子,捡起散落的花瓣。


突然一串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然后门被几个信徒粗暴地砸开。我站起身来,屏住呼吸退向墙角。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窗户和吊灯的玻璃碎了一地,黑暗随之而至。几乎是同时,我被人揽入怀中。


他说,抓紧我。


这个怀抱并不像Saeran,也并不像Ray,但却有着久别重逢的安心感。这个怀抱坚定、勇敢、让人感到安定和完满。我知道他是谁。


泪水落下之前,我把头埋进他的颈窝中,拥抱了他。我知道我拥抱着Saeran,我也拥抱着Ray。


抱住我的手臂又收紧一些。他说,别害怕,相信我。我点点头,恍惚回到了我们初遇的那一天。


我听见他轻声倒数,然后拥抱着我跃入光明之中。


屋外暮色遍染。我看见夕晖映照进他的眼瞳之中,晕开一片斑斓的色彩。


他成为了他自己,湖泊成为了海。

 

 


Another story.


我小时候的世界是一间黑暗狭窄的旧屋子,天空是发霉的天花板,冰冷的地面散碎着母亲摔破的玻璃杯。Saeyoung带我看过蓝天,我趁没人注意时偷偷翻完了一本画满了植物的书籍,但世界还是很小,我无法辨明幸福是云朵、冰淇淋、或是铃兰花。


我和她暂时安顿在林间的小屋里,趁着她打瞌睡,我出门去寻找溪流,取一些水。之前只顾着逃离和奔波就已花费了几乎所有的力气,直到现在我才终于意识到,我正站在「外面的世界」里。


我本能地觉得有些紧张,甚至有些羞怯,可又能听见胸膛之中,心脏快乐又热切地鼓动着。月色从树冠和天空的边缘洒落下来,从未见过的花草在脚边肆意舒展。空气沾染上树林的气味,风把一切吹拂得柔和而鲜活。万物生长。


我也存活在这片天地之中。

 


她醒了,因为寻不见我而焦急起来。我一边在电话里安抚着她,一边加快了步子往回走。


推开屋门,她闻声抬头,眼睛亮闪闪地看向我,很快地抛下手机,跳下床铺,一路小跑地冲进我怀里。


她总是这样耀眼、温暖、无所畏惧。


我拥抱她,好像一瞬间走完了春夏秋冬。


-


「Out there is a world full of life waiting for us. 」

「My four seasons are in love with you. 」


-


·Fin·


-



感谢看到这里!

开学前一天终于把这篇写完啦!

还是要感叹一遍兰线的ED太好听了。

mm真是给我留下了很棒的体验。期待兰线的after ending,期待兄弟重聚,期待之前电话里提到过的和兰兰两个人拍自拍的愿望可以实现。



评论(12)
热度(90)

© 栀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