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南

人若有知配百年。

「光源」

CP:王叶。

之前在我夏的拖拽(x)下试着写了王叶,放出来混个更。

书看完那么多年却是第一次写全职相关,诸多OOC全都属于我。



--


「光源」


 

一.


脖颈的酸痛唤醒了他。


他熟悉这种感觉,睁开眼却寻不见来自屏幕的光源。取而代之的是头顶明晃晃的一片,灼灼烁烁,敲碎了树影。日光沿着梧桐叶子流进睫梢儿,融开他惺忪的睡眼。


继而是杂音。远处的,近处的。脚步声。交谈声。风声。鸟雀筑巢的声音。球类拍击的声音。脚踏车按铃的声音。所有这些声响汇合在一起,成为一泓温热的潮水。


叶修终于彻底清醒过来。光和水的幻影从他的眼睑和耳畔争相退去,他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眼前宽阔的林荫道上有三五成群的年轻人结伴而行,几十米开外能看见露天的球场和单双杠,不远处的一小栋建筑周围人来人往,饭香从门帘的缝隙里稍许泄露出来。


看起来是间学校。叶修揉着后颈从长椅上站起来,一边顺着路缘慢吞吞地在主干道上走,一边在脑海中翻找着自己来到这里的缘由。记忆的最末端,他明明是在电脑前规划着最近一场比赛的战术布局才对。叶修抬起左手看了看,手背上还留有不小心被水笔划上的一道黑色印迹。


是在做梦吧,他想,顺手照着手上那道印子掐了一把,还挺疼。


一对小情侣牵着手从他身边跑过,两个背双肩包的小姑娘蹲在花坛边上喂野猫。当年早早告别了校园生活,多年后的此刻,早就长成大人的叶修感到自己与这种青春洋溢的气氛格格不入。他侧身给一辆脚踏车让了路,无可奈何地笑笑,掏出了手机。虽然情况还一片混乱,但总之先给老板娘打个电话。


“嘟——”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叶修愣了愣,又拨了苏沐橙和包荣兴,只得到相同的提示音。


刺激。他把手机塞回了口袋,指尖碰到了压扁的烟盒。目光往四周转了一圈,他转了个弯儿,快走几步,钻进了道路对面的一幢教学楼。他看见这幢楼顶上有个凸起的小房间,不出意外该是有通往天台的楼梯,正好供他解决烟瘾。


正值午间,教学楼里人来人往,结束了上午的课程准备去食堂觅食的学生成群结队地往外涌。叶修与他们逆向而行,踩着台阶往顶楼走。看着年轻人们身上花花绿绿的衣服和手里千奇百怪的教科书,他猜想这多半是哪所大学。


越往上层人就越少,顶楼冷冷清清,只有一两个在自习区温书的学生。叶修绕过他们,朝着印象中的方位拐进了走廊尽头的角落,果不其然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小楼梯。走到顶有一扇紧闭的门,拧了拧把手,纹丝不动。


诸事不顺。他倚在墙上,掏出口袋里的打火机和半包烟,没过几秒又塞了回去。


算啦忍忍,下楼吧。他叹了口气,正要折返,却突然听见咔嚓一声,那扇门竟从里侧打开了。穿着连帽衫的男孩儿推门而出,右手握着门把,左手提着笔记本电脑,似乎比叶修矮上一小截。逆光的位置使他的面目一时模糊,叶修定睛看了几秒,才堪堪辨认出来。


是一张熟悉的脸,不如说,过于熟悉了。


叶修怔在原地,从最初醒来开始就一直盘旋在心头的疑问终于清晰地浮现了出来:


——这个陌生的世界究竟是怎么回事?


即便从容如他,也一时失语,而那个男孩儿的脸上也显露出了同样的错愕。


——那分明是年轻的、自己的面容。


 

 

二.


男孩儿脸上的表情非常精彩,叶修看见他瞪着眼睛,嘴唇动了又动,似乎想说“我靠”,又似乎想问“你谁”,最后硬是一个音节也没憋出来。他朝四周张望一圈,确定没人注意这边,于是扯起了自己的兜帽,一把抓住了叶修的袖子。


回过神来已经被他带回了宿舍,一路奔跑使叶修气喘吁吁。男孩儿呯地一声关上了门,噼里啪啦按亮了室内的灯。叶修又一次看清了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两人面面相觑了几秒,还是男孩儿先开了口。


“你怎么回事儿啊?”


“……”听出是自己的声音,叶修顿了一秒,“我还想问呢,小伙子你谁啊?”


“我叶修啊。”男孩儿回答得理直气壮,“你别是要说你才是叶修吧?”


那不然呢?


相视无言了两秒,男孩儿耸耸肩,拉开桌边的椅子。


“你坐。这寝室就我一个人住。”他拉开对面的另一张椅子坐下,“我看你也没地方去,聊五毛的吧。”


 

简单的对话过后,叶修知道这个男孩儿十八岁,今年刚进大学,念的软件工程。大学在B市,离他家不远。他平平淡淡地长大,虽说没怎么沉迷学习,但也不至于离家出走。叶修看他从地上几个乱糟糟的纸箱里翻出两碗泡面来,抬头问得随意:“没吃呢吧?我这儿有红烧牛肉和香菇炖鸡,您想来点什么样?”


看来必须是自己本人了,叶修不得不承认。虽然难以置信,但这的确是不属于他的世界线,自己才是这里的不速之客。


“香菇炖鸡吧。”


“啧啧啧。一把年纪的人了注意点言辞。”十八岁的叶修一脸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撕开调料包。


叶修回敬了一枚白眼。


 

“你到底怎么来的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十八岁的叶修吸溜一口泡面,手指还一刻没停地敲打着电脑键盘。


“还真没数。”二十八岁的叶修从侧面打量着他,虽然年纪隔了十岁,但仍然很容易能认出那是自己的脸,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男孩儿哼了一声,咬着面条口齿不清地咕哝了几句,听不清晰。


“写作业呢?”叶修凑近些,看他在屏幕上敲些看不懂的代码。


“呵呵,你懂个啥。”


“你不玩游戏?”


“不玩。”


“那你的人生多没意思啊年轻人!”叶修痛心疾首。


男孩儿挑了挑眉,不以为意:“不玩游戏怎么了,游戏这玩意儿我随手就能给你编两个出来。”


哟呵,口气不小。叶修笑,从男孩儿脸上蓬勃的意气里,好像看得见十年前战队刚刚成立时,说着“冠军我随手就能给你拿两个”的自己。


喝完最后一口汤,叶修把纸碗扔进垃圾桶里。另一个分着精力敲代码,磨磨蹭蹭才吃了一半。百无聊赖的大人没把自己当外人,又出声打扰他。


“叶秋呢?没和你一个学校?”


“叶秋是谁?”敲代码的停了动作,转头看他。


叶修也愣了愣。“你没有兄弟?”


“……没有。”


“……”叶修反应了两秒,“沐橙呢?”


“苏沐橙?那不是隔壁学校的校花同学吗,我上哪儿认识去?”大学生叶修很快明白过来,耸了耸肩,“看来你那边世界里的人际关系,和我的也不太一样。”


叶修沉默。虽然偶尔也会想,若是没有成为职业选手,自己会过什么样的生活,但眼前的这个自己不止是在职业选择上和自己不同,而是真的走在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上。明白了这一点,叶修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复杂,好奇和落寞交织起来,他又习惯性地去摸口袋里的烟盒。


“哪儿能抽烟?厕所成吗?” 


“别别别,你就在这儿抽吧,抽完通风。厕所里被宿管发现就麻烦大了。”


叶修也没客气,很快点上火。“哎对了,你怎么上的天台,门不是锁着么?”


“我有钥匙,”大学生叶修狡黠地眨眨眼,喝了口红烧牛肉汤。“负责扫天台的大爷是熟人,就住咱家隔壁。”


叶修听见他说“咱家”,觉得有些好笑,但也没反驳。屋顶的日光灯明晃晃地照着他的眼皮,折腾了这么一圈多少有些疲惫,脖颈的酸痛未消干净,隐隐约约。他舒展了身体,合上眼,吐出一个烟圈。


 

“哎,该我问你了。”年轻的那一位开了口。


“怎么?”叶修没睁眼,却敏锐地从对方慢下来的敲键盘声中感觉出了迟疑和犹豫。


“……当职业选手好玩吗?”


“挺好玩的。”


“平时工作都干点啥?”


“没啥特别的,我都退休了,最近忙着为国争光呢。”


大学生叶修半信半疑,但本来醉翁之意也不在酒,就也没深究。弯弯绕绕地打了两句幌子,终于绕到正题。


“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有对象了吗?”


哈哈。纵然是自己,小了十岁的孩子心思还是很好猜,叶修没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我就随便问问。”


“有个喜欢的人,还不是对象。”既然对方就是自己,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叶修坦率地承认,“比我小两岁,同行。”


“为什么还不是?”


叶修思考了一下。“缺点儿契机?”


“呵呵,我看是因为你怂。”


“小孩儿懂什么,大人的世界是很复杂的。”叶修在他的椅背上踢了一脚,“你呢?搞对象了?”


“……没,还不是对象。”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比我大两岁。”


叶修坐在他斜后方,恰好能看清他碎发间有些泛红的耳朵,不由觉得可爱。自己十八岁的时候还没遇见那个小自己两岁的同行,青春期过得平淡无奇。


“也是敲键盘的?”他随口问。


十八岁的小少年缩了缩脖子,输代码的声音又快了起来,模糊地嗯了一声。

 


 

三.


叶修在这个世界一待就是快一个礼拜,他试图寻找回去的方法,却一无所获,通讯录里的每一个人都联络不上,那日醒来时所坐的长椅也并没有显出任何异样。所幸这边的叶修寝室有空床,柜子里也有备用的被褥,他不好妄动,就暂时住了下来。这边的叶修还给他弄了张电话卡,方便他联络和上网。这一周闲来无事,便戴上口罩外出晃荡,熟悉了几乎每一幢教学楼,也在大学附近转了一圈,确是B市的氛围,但都是完全没见过的路名,并不符合大学生叶修所谓的“离家不远”。他猜测这个世界里自己的家庭情况也有所变化,毕竟是完全不同的世界线,一切都不难解释通。


但这也是他感到不安的原因。见不到一个熟识的人,陌生的事物令人无法踏实,空气闻起来都带着不确定的味道。眼前的B市在笼在薄雾底下,看不真切,连带着人的心境一同阴沉起来。这个世界的叶修却总是一副笃定的样子,好像并不担心。他经常翘课,不是窝在寝室就是待在天台,不知道是为了陪另一个叶修,还是平时一贯如此。


和他相处了一个礼拜,叶修更加确信了他就是自己的事实,没有谁能从外貌到性格把另一个人模仿得如此之像。但叶修也发现,他有两件刻意隐瞒自己的事。一件是他总是在写的代码,明明叶修无法看懂,但每次无意中凑近,他总是条件反射地想要去挡;另一件原因未明,可疑的是他每天下午临近四点都要准时出门,并且不许跟着。


前一件事叶修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但后一件事他挺想弄个明白,什么事情能让自己执着至此,怎么就能每天雷打不动,规律得跟张新杰似的。


这天午后他谎称要去网吧,早早地出了门,在走出宿舍区必经的食堂买了袋豆浆,坐在窗边划拉着手机消磨了一会儿。临近四点,熟悉的身影准时出现,出了大门,往教学区走。叶修扔掉豆浆袋子,悄悄跟了上去。


十八岁的叶修走得很快,绕过操场,穿过草坪,进了艺术楼。叶修觉得奇怪,这地方和他应当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他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跟着上了楼梯。


远远地有柔和的钢琴声流泻而出,顺着地板和台阶,沾湿人的裤脚。叶修看见前面的人在二楼停了下来,好像在踟蹰些什么。这栋楼叶修来逛过一次,二楼转角第一间是音乐学系的琴房。他来琴房做什么?


不等他进一步猜测,前面那一位就身形一闪,灵活地钻进了琴房对面的空教室里。


等了一会儿,那间教室依旧窗帘紧闭,没有开灯也没有动静。叶修不解,只好躲在楼梯口继续等着。


清灵的琴音一刻未停,弹《爱之梦》、《小夜曲》、《梦中的婚礼》。曲子听了好几首,也没见有人出来,叶修往那间空教室张望,看见年轻的那个自己倚在窗边,借着旁边的墙壁掩住身体,鬼鬼祟祟地,时不时往琴房里偷看几眼。


叶修看了看表,距离他进那间教室已经半个多小时了。犹豫两秒,他若无其事地出了楼梯口,走过转角,推门而入。


“你干什么呢?”


屋里的人显然有些吓到,但看见来人是叶修,也没有恼,只是拉了他一把,比了个“嘘”的手势。


叶修轻轻关上门,环顾四周,教室里只有几把椅子和几个谱架随意地摆在地上,黑板上画着两行凌乱的五线谱。而十八岁的自己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他的目光朝向窗外,耳朵尖上染着微微的红。


叶修顺着他的视线看向琴房,看见了王杰希。


琴声流淌的时间里,黄昏已经来临了。琴房的窗帘大开,夕晖把洁白的墙壁染成温暖的暮色,温煦的色彩落进那人的发隙指尖,比金子多了软,比蜂蜜少了黏。远远看去,仿佛是他本身就泛着光。音符像一颗颗玻璃球,从黑白琴键坠落至地,在王杰希的脚边自由地散碎开来,折射出斑斓剔透的光,跳跃着落入叶修的眼里。


十八岁的小少年站在窗边,好像有些出神。他被那一侧照映过来的明橘色的光所包裹,脸颊上的绒毛也沾上了金色,爱意融化了他身上所有的棱角。


叶修看了看那一侧的王杰希,又看了看眼前的那个自己,恍惚几秒,又笑起来。


南辕北辙的世界里,他还存在,何其有幸。


 

 

四.


那天晚上两个叶修勾肩搭背去校外吃了火锅,十八岁的那个兴致一上来还想叫两瓶啤酒,二十八岁的那个全力拒绝。不过两人距离更近了些,这一顿还是吃得很开心。


“比你大两岁,还不是对象?”


十八岁的叶修点了点头,大方地承认了。“音乐系的学长,叫王杰希。”


“还真是敲键盘的。”


“你觉得怎么样?”


他竟然问自己的意见,叶修几乎要笑出声。


“我觉得挺好的,你眼光还不错。”


“和那个小你两岁的同行比起来怎么样?”


“差不多。”叶修笑,没有说破,“我那个稍微更好一些。”


年轻的那一位用鼻子哼了一声,往嘴里塞了口羊肉。左脸写着不相信,右脸写着不跟你计较。


“可你们互相都还不认识吧?”不然也不用这样鬼鬼祟祟地偷看了,“不去搭个话吗?”


“这不是还没找到合适的理由嘛。”


“去给他表演一首《野蜂飞舞》。”叶修建议。


“你还有这技能点?可我不会啊。”


“我可以教你。”


“我心领了。”十八岁的叶修很果断地回绝,“听起来不怎么靠谱。”


“唉,你这样磨磨蹭蹭,他很快就要毕业啦。”


“那你和你的同行既然早就认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告白?”


叶修被问住了,实际上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是没有过心灵相通的时刻,也不是没有过万事皆宜的情境,可话到嘴边总是止于唇齿,岔个话题便又搪塞过去。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世界的自己所有的顾虑和迟疑。


“你要是做得到,那哥也做得到。”他最后这样回答。


“那我考虑考虑。”十八岁的叶修低着头轻声说。他用筷子戳着碗里的土豆片,或许是因为吃得太辣,鼻尖和脸颊都红扑扑的。


 

这一夜叶修睡得不错。来到这里以后,世界千差万别,虽然终于见到了自己世界里的熟人,但也只有那么一个,可又因为那人是王杰希,使他毫无来由地感觉到安稳和快乐。与此同时,又有更多的情感被接连唤醒,交缠着盘上心房。埋藏在心底的倾慕萌芽出思念的枝叶,那思念又催着空虚感开出花儿来。所有这些繁杂的思绪结成一张渔网,载着他浮浮沉沉,起起落落,但他就这样不可思议地陷入了酣美的睡眠中去。


后面几天的日子一如往常,十八岁的叶修依然专注于编程敲代码,二十八岁的叶修混熟了周边的几间网吧,有时候待到宿舍门禁前才匆匆忙忙地赶回来。他也会和十八岁的自己一起去听王杰希弹琴,王杰希几乎每天下午都待在那里,练习到夕阳完全落下去以后才离开。他好像没有什么特定的偏爱的曲风,古典的、通俗的,什么都弹一些。有些叶修听过,有些没有。偶尔他会在悠扬的乐声里昏昏欲睡,但十八岁的自己总是非常专注,从第一个音节听到最后一个休止符。


叶修趁着这段时间体验了一把大学生活,他把学校周围的小吃街吃了一遍,还在教室后排的角落里蹭了两节公选课,空闲的时候他还会尝试去拨通讯录里的电话,仍旧是无法接通。他有些记不清自己来到这里后过去了多少日子,是十天、半个月、或者更多?


十八岁的叶修决定向前跨出一步的那天并没有找他商量,他们和前几日一样坐在琴房对面教室的窗下,前一日睡眠不足的叶修正觉得有些困倦。演奏停止的那一刻,昏昏沉沉中,他看到身边的人非常突然地站起身来,推门而出。王杰希合上琴盖走出琴房,正和他迎面碰上。


“同学你好啊,”叶修听见那个自己的声音,好像不怎么有底气,“能占用你一会儿的时间吗?”


真是老套又糟糕的开头。叶修屏了口气,悄悄地往窗外看。十八岁的叶修背对着自己,看不清是什么表情,倒是王杰希的神色能看得一清二楚。


太阳已经落下去了,余晖也已褪尽,天色半晦半明,但那个人看起来依旧温暖非常。


王杰希说可以呀,他一点儿也不介意。他还歪了歪脑袋补上一句,你是叶修吧?


十八岁的叶修愣了愣,问你怎么会知道我。


王杰希看着他的眼睛,唇角噙满笑意。


我一直想着是不是应该由我先主动打招呼,王杰希说,你终于来找我了。

 


叶修是一个人回的寝室,点了外卖,漱洗完毕就躺上了床。十八岁的叶修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九点,提着一袋水果,面色一如往常的平静,但还是能看出他很高兴,星星的光都落在眼睛里。


“干什么去了?”叶修忍不住逗他。


“吃了个饭。”被问的人装出一副不以为然。没多搭理他,又打开了电脑。


叶修觉得有趣,又觉出几分羡慕。前几日的复杂情感又一次涌了上来,他努力将它们抛向脑后,让自己迎接睡眠。半梦半醒间,他听见另一个自己问,你想不想回自己的世界去?


“想啊。”


“那你回去之后,说过的话还算吗?”


叶修顿了顿,明白他问的是“你做得到哥也做得到”那句,不由一笑:“算。”


回应他的是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叶修忍不住问:“你那个代码还没写完?”


“快写完了。”另一个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有些遥远,带着些分辨不清的意味,“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吗?”


他问得突然,自己的思绪又正在沉眠和清醒的夹缝里被来回拉扯,叶修努力地组织着语言,还是说得零零散散。


“我觉得……王杰希……你把自己交给他,没什么要担心的。”


年轻的叶修也笑了起来。“叶修,”他第一次用这个名字称呼年长的自己,“有些事情我也是见到你之后才明白。这个世界的我,那个世界的你,或者其他千千万万个世界里随便哪一个叶修,大家都是一样的。”


敲键盘的声音越来越慢,直到像是敲完了最后一个回车键一样,完全停了下来。


“晚安。”


黑甜的梦乡终于裹挟了一切,世界仿佛被浸入了永恒的静谧之中。

 


 

终章.


叶修在这个梦境中看到了很多很多的光,梧桐叶上的光,天台上的光,顶灯的光,琴室的光,它们交融并生,又破碎消散,最后归于一捧黄粱。千千万万个叶修都是一样的,那这些光影又有什么不一样?


醒来的时候首先感受到的是潮湿的凉意,随后又是脖颈的酸疼。手臂底下压着两张写到一半的阵型布局和战术分析,没合上盖子的水笔在空白的纸上划出一道歪歪扭扭的笔迹。


这是他的世界。


他想起自己正作为领队出席荣耀首届世邀赛,此刻应是在遥远的欧洲大陆上。为了方便各队练习,主办方安排他们住在合住式的独栋公寓里,而他在来到这儿的第一天晚上,就趴在机房的桌子上睡过了一夜。


他摇摇鼠标叫醒了显示器,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是五点三十几分。即便是夏天,苏黎世清晨的水气也总带着一丝的凉,叶修正起身想回卧室,披在肩上的外套就滑了下去。他拿起来看了看外套胸前的数字,推开门走向客厅。


公共区域一片安静,离大多数选手起床的时间都还早得很。落地窗外是意料之中的薄雾一片,好在七月份的天亮得早,已然有几束阳光贴着玻璃沁了进来,和客厅里咖啡的香气混杂在一起,稠得刚好。叶修循着味道往厨房走,听见咖啡机噗噜噗噜地响。


流理台前站着没穿外套的王杰希,大约是刚起来没多久,睡乱的头发没有完全梳好,后脑勺翘着两撮。叶修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只觉得可爱,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好像也有什么地方噗噜噗噜地响起来。


他想出声喊他,可王杰希先一步注意到了自己,转身看了过来。


“叶修。”他喊他。


雾气在那一瞬全数消融开去。它消失了,就像一捧被放入了温水的雪。


王杰希。王杰希。叶修想喊他,却又发不出声音来,只能一步一步向他走近。世界就在这一步一步中一点一点地明亮了起来。


他又回想起了梦境中所见的一切。春风春鸟,秋月秋蝉,夏云暑雨,冬月祁寒。须臾之间光怪陆离。抬头看看世界,树顶有煦日,云端有霁月;低头看看人间,万家灯火温暖地轻轻摇晃,他所爱的荣耀也总在屏幕里荧荧地亮着,映出森林中的冰霜和湖泊里的波澜。万象之大,哪一种才是光?


幻梦易碎,流光易逝,千种斑斓皆是虚景。那他又为什么会感到如此安宁?


因为斑斓之后总还有真正的光。


是心上人身上的光。




--


Fin.


--



职业选手叶修和天才计算机少年叶修的故事w。

感谢读到这里。




评论(16)
热度(109)

© 栀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