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南

人若有知配百年。

「久别重逢。」

我就是来混更的hhhhhh【。

阿呸大大的生贺,之前微博上发过QUQ。

因为好久没更赤黑感觉莫名愧疚(。)所以把之前的文章扔上来【。

是赤哲奈注意。是赤哲奈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


「久别重逢」

 

00.

 

    黑子哲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抱有一个相同的愿望。

    想要看到那个人亲笔写下自己的名字。

 

01.

 

      从刚进高中的时候开始,她就知道自家高中有支厉害得惊天动地的篮球队,但对运动没什么热情的黑子哲奈,对他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关注。虽然她的好闺蜜桃井五月就是篮球队的经理人,但桃井一向公私分明,平时也不怎么谈及球队的事儿,所以偶尔听到旁人说起篮球队的话题,黑子哲奈的脑中只能出现几个自己想象出的高大勇猛的男性背影,pikapika地闪着金光,顺便自带黄河颂之类的BGM。

      和那边的世界搭上松松垮垮的第一缕红线,是高一那年的一月三十一日。

      放学准备回家前,收到了部活中的桃井发来的邮件。

      「哲奈酱QAQ!文件夹被我忘在桌上啦!我这边走不开,能帮我到体育馆交给队长吗?」

      她叹口气,回身去拿文件夹的时候,却不小心碰落了,纸张漫不经心地散了一地。暗自责备着自己的冒失,蹲下收拾的时候,看到了许多份计划表,每一份都有点相像,每一份都不尽相同,想来是为部员每个人专门制定的。

      虽然对计划表的内容一知半解,但黑子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好厉害」的慨叹。

      字迹清秀整洁,不是桃井的,看得出是男孩子的字。纸面干干净净,涂改的痕迹都几不可见。笔尖划过的地方在纸上留下一点点压痕,背面能摸出一点点凸起。敏锐地指出哪里有进步了继续努力,哪里力量弱加强锻炼,是有用心地观察每一个人。看起来是个严厉细心的人呢。

      洞察力,包容力,对他人的关切,统筹大局的游刃有余,严谨负责得忍不住让人信服。

      那个人用的甚至不是随处可见的黑色签字笔或者蓝色原子笔,这个年代的高中生还在用钢笔的不知道还有几个。深棕色的墨水晕开得恰到好处,笔画末了顿笔的地方颜色略略深一些。只是看到了这样的字,她却好像能看见蹭染上一点点棕色的,白衬衫的袖口。

      一张便签从那叠纸张中间掉出来,背胶失了黏性。黑子把它捡起来,看到同样的字迹写着「黄濑的脚踝还没痊愈,控制运动量。上周末又擅自加练了,笨蛋吗。」随手翻了翻,这样的便签还有不少,「再把昆虫带进部室就翻倍」「抱歉其实是我打碎了蛙助」之类。

      黑子哲奈几乎快要笑起来。

      ……是个温柔的人也说不定。

      太阳快要落山的冬日下午,黑子哲奈莫名其妙地认识了这样一个人。

      只是一时兴起地觉得很有意思,黑子从那叠计划表里找出写着「黄濑凉太」的那一张,用玻璃胶带把那张便签贴回原处。在桌面上把纸张敲敲整齐放回文件夹,黑子一路小跑地去了体育馆。人类观察的习惯让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见这个人。

      但最后她并没有见到那手好看的字的主人。

      被体育馆门口那个几乎有自己两倍高的紫色巨人告知「他今天说有事刚刚先走了,你就先交给我吧。」之后,她慌慌忙忙地收拾了自己措手不及的失落,如梦初醒地,把冷静淡漠的假面扣回溢了笑的脸上。

       憧憬像是阵雨云,出现得突如其来,也很快就烟消云散。

      「那就麻烦了。再见。」她说。

 

02.

 

      打开家门看见那个赤发的家伙的时候,黑子哲奈终于确定今天是一月里最糟糕的一天。只是对方似乎没有自觉,听到开门声便第一个迎了上来。

      「欢迎回来,哲奈。」

      「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是来给哲奈过生日。」

      「……」

       黑子哲奈立在门口,思忖着怎样委婉地表达「你从我眼前消失就是最好的礼物了」,还没等整理好措辞,黑子妈妈从厨房探出了头。

      「啊呀欢迎回来哲奈酱,饭马上就做好了,和征十郎一起去客厅等一会儿哦。」

      「是——」蹬掉鞋子,放弃抵抗,回答得无精打采。

      赤司征十郎是她幼时的邻居和玩伴,可她从小就不喜欢他。女孩子懂事得早,总是嫌弃身后那个鼻涕永远吸不干净的跟屁虫。可无奈两家私交不错,爸妈让两人互相照顾。虽然实际照顾人的只有黑子哲奈,而赤司征十郎安定地做好一块黏哒哒的牛皮糖,甩都甩不掉。

      再长大一点,念了小学,关系稍微变得融洽一些的时候,赤司爸爸带着赤司征十郎出了国。再会是高中前的暑假,他们回国,搬回了与黑子家毗邻的房子,转入了黑子哲奈将要念的高中。

      七年不见的赤司征十郎依旧不讨人喜欢,或者说更令人讨厌。成绩出奇地优秀这一点很讨厌,假惺惺地风度翩翩这一点很讨厌,明明带了便当却要来蹭自己的菜这一点很讨厌,身边总是围着不认识的女孩子这一点也很讨厌。不愿意承认只是讨厌赤司变成了自己不认识的陌生的模样,一意孤行。但面对那张总是对着自己笑眯眯的脸,却无法流畅地说出这么多「我讨厌你」的理由, 只能甩给他一张臭极了的脸色。而赤司征十郎惟有牛皮糖这一点丝毫不改,于是他们保持着七年前的小学生的交往模式,每一天都像在黑子单方面的置气中。好在没有分在相同的班级,除了假期以外,交集算不上多。

      「开饭啦!」

      赤司征十郎站起来帮黑子妈妈布菜。空调的暖气很足,大衣已经脱下挂在一边。赤司灰色毛衣的袖口挽上去了几圈,露出一截轮廓清晰的手腕。毛衣的样式略微宽松,看上去十分柔软。

      「祝我们家的哲奈十六岁生日快乐!」

      碰杯的声音清脆好听,但她还记得赤司曾经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打翻了玻璃杯,沾湿了她新买的连衣裙。哪怕现在你掩饰得多完美,我手底下也有你厚厚的一本旧账。她这样想着,唱完了生日歌。

      「许个愿吧,哲奈。」

      双手合十,闭上眼。明明知道没有神明,却不愿放弃索要的权利。人类真是贪心啊。

      希望爸爸妈妈亲戚朋友全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开开心心,希望顺利通过所有的考试,希望讨厌鬼赤司君离我远一点。

      每年的愿望大抵相同,说完就忘了。黑子哲奈没什么特别想要的,总也许不满三个愿望,今年赤司回国,终于让她有机会浪费掉上帝给她的第三个愿望。

      她睁眼。

      「吹蜡烛吧。」

       室内在下一秒陷入黑暗。黑子爸爸摸黑向电灯开关那边走。灯亮起来的同时黑子哲奈感觉到脖子上微微的凉意,灰色毛衣下那双骨节清晰的手在她的颈后给她系着项链。赤司的声音从她的身后响起来,听起来近在咫尺。

      「生日快乐,哲奈。」

      「……嗯。」

 

      那之后没过几天,同一个文件夹又一次出现在桃井五月的桌上。虽然对自己说了好多次「算了」,但双手还是不受控制,趁桃井在研究表格数据的时候,向后侧过身,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假装翻阅着。 

      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掉下来一张便签纸,和那一日一样的,浅蓝色的朴素的纸张。很好看的那些钢笔字排列着,只有短短一句。

      「谢谢。」

 

03.

    

      生日那天,哲奈回来的时候显得闷闷不乐,表情就像lovelive十一连抽一张SR都没有的时候一样。我没有问她原因,因为她一定不会说,从来没有人能弄清楚她在想什么。

      从很小的时候就是这样。比如孩子们在争论某个问题谁对谁错的时候,她在思考蟋蟀有几条腿。和家人们一起外出露营看星星的时候,她说赤司征十郎你是不是借了我皮卡丘的橡皮还没有还。

      她小的时候头发不很长,扎着两个羊角辫。眼睛很大皮肤很白,却没什么表情。一本正经地思考些不合时宜的问题,在外人看来是个挺奇怪的孩子,在我看来也是。不过那时候我没什么朋友,懂的事情也少之又少,每天除了跟着这个奇怪的小姑娘到处乱跑,也没有什么事儿可以做。

      黑子哲奈就这样一直当着我感情不怎么深厚的青梅竹马,直到我的母亲去世。

      父亲算是有些家世的人,葬礼那天来了不少不认识的面孔,黑压压的,站了一片。虽然我也只是个普通的小孩儿,但也算家教严厉。什么事情都应该做得有序而得体,在众人面前不能失态之类的教诲,也听过好多遍了。但你不能责备一个被夺走母亲的孩子的委屈,就像你不能阻止一个穿着单衣的人在寒冬的夜里打喷嚏一样。葬礼进行到一半,集体默哀的时候,我终于被沉重的静寂压垮,忍不住开始抽噎。身边的父亲侧过脸示意我忍住,我低下了头。

      那个时候我站在人群的最前面,哲奈在后方的角落里。我不知道隔着比我们高了那么多的人群,她是怎么听见我细微的哭声,或者怎么看见我颤动的肩膀的。但在大家都低头默哀的时候,她提起黑色的小裙子,一路蹬蹬蹬地跑到了最前面,站到我的身边。

      她说,我答应了赤司阿姨,以后你哭的时候,都要待在你身边。

      她迎着我父亲怪责和警告意味的眼神,紧紧的拉着我的手,一直没有动。

      从那以后,邻家那个奇怪的黑子哲奈,成为了我的英雄。

      七年之后我再见到她时,她还是一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歪了歪头,好像没有认出我。晚上两家聚餐,大人们忙着叙旧,哲奈忙着把她那份汤里的葱花挑出来。我看了她许久,才敢开口搭话。

      「蟋蟀有六条腿。」我说。

      我终于抬头看我,点了点头。

      「我已经知道了。」

      之后我再也找不到话题,「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之类的显得太过矫情。哲奈坐在我右手边,安安静静地吃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告别的时候已经是夜晚,大人们在饭局上总是一脸意犹未尽。黑子阿姨说着「以后也请多指教」之类的客套话,一边示意哲奈与我们告别。

      「赤司叔叔再见。」她说。

      然后她转向我,板着小脸,显得有点严肃。她看了我几秒才开口。

      「那么螳螂呢?」

      黑子哲奈还是黑子哲奈。明白了这一点的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她留长了头发,整个人看起来有种软绵绵的错觉,让我很想抱抱她。

      「也是六条哦。」

       哲奈终于露出一丝心满意足的释然,看着我的表情也放松了一些,点头表示感谢。

      「晚安。」她说。

 

      你没有办法怪责我,对这样的黑子哲奈,抱有一些幼稚而羞于出口的感情,或者做一些类似一到周末就有意无意去黑子家叨扰,打好几个月的工给她买一根不算昂贵的项链之类的,听起来不像赤司征十郎会做的事。

      所有的这一些,哲奈全都不知道。我在偷偷摸摸地想着这些的时候,她可能在思考我曾经用果汁毁了她的连衣裙之类的事。不过无妨,现世安稳,我喜欢黑子哲奈,暂时还只是我一个人的事。

 

04.

 

      黑子哲奈后来明白,那本文件夹每周一的下午会到桃井的手上,由她负责一个礼拜的记录,再在每周五的部活时交还给队长。

      从那以后她买了同样颜色的便签本,陆陆续续地写过「最近特训辛苦了。」或者「听说下周有比赛,请加油。」之类的没什么意义的废话,在周五那天偷偷地夹进文件夹的最末一页。而神奇地,每次那个人都会在她的笔迹下面认真回复,「感谢一直以来对球队的关心。」之类的,同样没什么意义的废话。

      黑子哲奈从几行钢笔字里认识了他,而他也从一条玻璃胶带上认识了黑子哲奈。

      黑子哲奈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也没有刻意打听这位「队长」的具体消息,她满足于这一点点脆弱的、类似秘密的联系,甘之若饴。最亲近的桃井五月眼里,也不过是「哲奈最近对球队的训练计划很有兴趣的样子」而已。

      每次那个人回复以后,再要写什么,一定会换一张便签纸。这样原本有了他字迹的那一张就可以被自己偷偷保存下来,女孩子的小心思。

      如果高中生活的菜单分为灰色和玫瑰色,黑子从来选择的都是前者。而那个人和自己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是个那么好的人。大概因为如此,憧憬才来得比潮水澎湃。那以后再提到篮球队,黑子哲奈想到的个个都是比自己高出一倍的pikapika的神圣背影,但在那些人的里面,还有一个人,轮廓清清爽爽地,看不清眉目,身周笼着的光都柔和不少。

      便签纸在书桌的抽屉里,零零散散,变得越来越多。

      「恭喜获胜。」

      「谢谢。是队员们努力的成果。」

      「桃井说最近都训练得很晚,不要紧吗。」

      「因为是喜欢的事情所以不觉得很累。」

      「喜欢的事情?」

      「是哦。你没有喜欢的事吗?」

      「说起来好像真的没有。」

      写到这里黑子哲奈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有点愣神。

      度过了一个胡思乱想的周末,她看到那个人回复她:「那就去找吧。」

      思考着怎么回答他,想了许久,笔在指尖转了好几个圈儿,最后被搁进笔袋里。

 

05.

      已经两个礼拜没有回答他了。

      「有没有喜欢的事」也许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区别,也许就是怀揣着热情,受人瞩目的篮球队队长和一无是处,毫无干劲的自己的区别。

      黑子哲奈开始审视自己这份措不及防的、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的汹涌的崇拜和在意,有多少是因为钦羡着,因为自己无法成为那样一个优秀的人。

      对于一向直球的黑子哲奈,两个礼拜已经是极限了。不是说她终于决定再写一张便签纸告诉他自己会试着努力之类的,这次她准备自己去见见他。

      篮球部的管理很是严格,训练时的体育馆基本不允许外人进出。但凭借着先天没什么存在感的外挂,混进去并不是什么非常困难的事。

      男孩子们跑动的姿态,汗水的味道,篮球的声音,都是她所不熟悉的。长久以来隔着纸面认识的那个人会是这里面的哪一个,这样想着心跳变得有些不规则。体育馆比想象的更大些,她环视四周,并没有看到桃井,又不敢擅自找人搭话,只好迈着步子小心地往里走。但刚走没多远,手腕就被人拉住了。

      「哲奈?」

      她回头,看见赤司一脸惊诧,才想起来这家伙好像也是篮球部的。遇到熟人真是万幸,她想,并没打算对混进来的行为做任何解释,开门见山。

      「赤司君,请问你们篮球部的队……妈蛋。」

      「啥?」突然蹦出的脏话吓得赤司愣在原地,看着黑子哲奈带着难得的一脸郁卒和慌张翻着她的包包,似乎在寻找什么。眼神看起来有杀气,他不敢多问。

      不久黑子哲奈放下了包,一脸绝望。

      「……怎么了吗?」赤司小心翼翼地询问。

      黑子沉默了一会儿,抬头对上赤司的眼睛。

      「你可能……得帮我跑一趟小卖部。」

 

06.

 

      赤司离开的空档里,黑子哲奈笔直地站在原地,内心斥责着自己的失策。渐渐有几个男生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上次见过的那个紫色巨人远远地走过来,咬着薯片在她面前蹲下身。

      「这里不可以进来哦。」

      「……我来找人。」

      「欸——找谁呢?」

      「……请问……你们队长在这里吗?」

      「唔……」紫色的脑袋向四周张望一会儿,「好像不在哦?刚刚明明还在的……」

      不在就好。黑子哲奈舒了口气,现在可不是能和他见面的状态。

      「事情办完了就早些走哦。」

      虽然高大得有些可怕,但意外是个和善的人。黑子哲奈点头答应。

      赤司征十郎拿着一包他从没有接触过的叫姨妈巾的东西回到体育馆的时候,手不知道应该往哪里放,故作镇定的眼角也快要绷不住了。黑子哲奈看到他,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赤司发誓,认识这么多年,她见到他时从来没表现得这么开心过。

      他看着喜欢的女孩子从他手中接过姨妈巾揣进怀里,一路小跑地去了体育馆后面的厕所。道谢的时候眼神真挚,好像在看救世主,可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07.

 

      去见那个人的计划充满戏剧性地夭折了,黑子哲奈遗憾又庆幸着。

      最后她模棱两可地回复了他,用疑问句搪塞了一切。

      「有喜欢的事情是什么感觉呢?」

      她踟蹰着,一边听着桃井抱怨「队长好像心情不好大家最近活得好辛苦」,一边偷偷地夹进文件夹里。

      「和有喜欢的人差不多哦。」收到了这样的回复。

      「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的哦。」

      黑子哲奈盯着这张便签看了很久很久,最后一个顿笔好像有点久,墨水柔柔地化开来。大约持笔的人因为什么而思考了一会儿的样子。

      她听到心里的一角,有微不可闻的细小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在淘洗新米,又或者在编织草帽。分不清辨不明,只有树梢里的风在沙沙沙地响。

      她用指尖从每一个字上摩挲过去,但墨水干了许久,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不知不觉期末就临近了,身不由己地变得忙碌起来。黑子哲奈挽起头发准备备战期末之前,写下了最后一张纸条。

      「谢谢你。我会去找的。再见。」

       那个人没有再回复她。

       文件夹每个周一依旧会出现,窗外的风也依旧沙沙沙地响。黑子哲奈把剩下的浅蓝色便签纸扔进了垃圾桶,说很高兴与你相遇。

 

08.

 

      虽说哲奈一脸视死如归地说,想要从认真学习开始,为生活做些改变之类的,但是模拟考的成绩还是令人堪忧。自告奋勇地提出周末帮她补习,她一脸不情愿,不过大概是顾虑着欠了我人情,还是答应下来。

      书桌整理得很整洁,小说和诗集列在架子上,文具搁在一边。黑子阿姨把点心放下,说了几句请多担待之类的就下了楼。哲奈坐在我右手边,兴趣缺缺。

       我叹口气,翻翻她完成度实在不高的练习册和卷子,思考着从何讲起。

     「你要是每天解决一点就不会积下来这么多啦。」

      「……这里不是稍微算一下就能解开的吗。」

      「这些空白是不会做还是不想做?……你至少把名字写上吧?」

      演算到一半顺带帮她补好了姓名,有些无可奈何。思考昆虫的时间花一半来思考习题就好啦,我开玩笑地想着。

       一直没什么反应的哲奈突然动了动,终于愿意看一眼我在写的卷子。她伸手把纸张接过来,手掌看起来小小的,可以整个握进手里。低下头能看见她长长的眼睫,还有轻轻咬着的樱色的唇瓣。

      我调整着坐姿,想要坐得离她近一些,又顾忌着不敢碰到她。

      「哲奈?你有在听吗?」

      「我在听。」她很快回答我,声音清凌凌的。我看见她的嘴角略微地弯了起来,用手撑了撑椅子,向左边坐过来一些,倚在我肩膀上。

 

 

09.

 

    黑子哲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抱有一个相同的愿望。

    也许因为是她积攒了很多个空白的「第三个愿望」,上帝已经实现了它。

 

 

 

FIN

感谢您看到这里。


评论(9)
热度(95)

© 栀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