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南

人若有知配百年。

「乱七八糟的三十题。」

CP:赤黑

有过一段到处找三十题写的日子,现在也对这种形式还蛮喜欢的。

翻翻文档本来打算混个更,结果扒出来不少乱七八糟的,有的贴吧或者微博发过,就一起扔到这边吧hhhhhh。【其实是为了一次发很多显得很厉害【有病。

这个似乎记得是回忆三十题里选出来的两个qwq。


=


17.相视一笑

 

      黑子哲也的世界是黑白的。

      并不是说他看不清事物,只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世界只有黑色的文字和白色的纸。

      他和很多人做朋友,比如利己又矛盾的先生,比如怎么样都无所谓的渡边君,比如匹诺曹和焦班尼。

      毕竟不是漫画之类,文学作品中的人物除了性格和基本外貌以外没有过多的设定。于是黑子哲也脑中构想出的他的朋友们,穿着不同的奇异的服装,有着不同的年少或年老的脸,可是千篇一律全都和书页一样,是黑白的。

      他和他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黑子哲也的世界是真空的。

      并不是说他听不见声音,只是棒球棍和球相互捶击的声音,前座男生们谈论女孩子们的声音,数学老师授课时粉笔的声音,一切好像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只是偶尔他走在校园的林荫道,能听见落叶在球鞋底下碎裂的声音,和风摇晃着世界的声音。

      这是他与别人的交谈。

 

      黑子哲也的世界无味无嗅。

      并不是说他闻不到味道,只是母亲饭菜的气味,院子雏菊的气味,他感恩着却不可避免地早已习惯。

      化学实验的时候,或者路过被喷了涂鸦漆的桥底的时候,当然能闻到各种各样不同的气味,可是这并不能构成抑或参与他的生活,黑子哲也至多可以友情建议大家千万不要放弃闻冰醋酸的气味的机会。

      塞上瓶塞以后,世界仍旧如同往常。

 

 

      刚刚进入帝光一军的黑子哲也,完成最基本的训练菜单就差不多已是身体的极限了。他就随意地在体育馆角落的空地上躺下来,篮球脱了手滚出去,又被远处的不知道谁捡起来。

      眼前最后晃动的,不同发色的少年点亮的光影。他闭上了眼睛,感受到汗水浸透发丝,沿着头颅的轮廓一寸一寸地爬下来,晕开到不知道哪里。

      他闻到汗水的味道,夏日阳光的味道,篮球上奇特的橡胶的味道。

      他听见球鞋和木质地板摩擦的声音,听见球体砸在地面的沉实的声音,听见篮球入框时球网欢呼的声音,听见同伴们的喊声、谈笑声,听见体育馆门外传来的人声,蝉鸣声。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和呼吸,和这些所有的嘈杂交织在一起,填满了自己疲累却快乐的身体。

      这就是热爱吧。他想。

      他侧过脸,睁开眼睛。

      上一刻的喧嚣都不见了。

      他的目光穿过跑动的人群,穿过闷热的空气,对上另一双赤色眼睛里的温和笑意。他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对着把这些所有色彩声响气味掷入他的世界的神明,莞尔一笑。

 

  1. 餐桌的对门

 

      赤司征十郎对吃饭这件事并没有多少好感。

      “一家老小,一日三餐,在规定的时间内聚集到一间阴暗的屋子里,井然有序地并排坐着,不管你有没有食欲,都得一声不吭地咀嚼着,还一边佝着身躯埋下头来,就像是对着那蛰居于家中神灵们祈祷一样。”

      这当然不是他的见解。赤司征十郎对此不屑一顾。他摇着头对身边念这段话给他听的人发表看法:“是哲也的内心太阴暗了。”

      对方回答得不急不缓:“我并不这样想。相反我觉得和家人一起吃饭是快乐的事情哦。”

      赤司征十郎想了想,并未回答。他从未在进食这件事上体会到什么,只是谨记保有着他的教养所给他的用餐礼仪,在吃到美味的食物时和大多数人一样略感愉悦。

      赤司征十郎从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直到他大学时期,在给自己与别人合租的小公寓添置家具时,他的合租人挑了一张并不大的圆餐桌。那个人说“只有我们两个人不用多大的桌子的。”

      赤司想说他和父亲一起吃饭也只有两个人可是桌子也很大,可是最终没有说出口。

      家里的桌子是真的很大。他想。他和他的父亲坐在相隔甚远的两端,桌布是上乘的,食物是上乘的,他们过于良好的礼仪所带来的寂静的用餐气氛,大概在外人眼里也是上乘的。

      那之后每每,他坐在那张铺着红白格子桌布的,多布了几道菜就显得拥挤的小餐桌旁,手肘擦着他的恋人的手肘,膝盖蹭着他的恋人的膝盖,吃着再不能家常的菜色时,都会想起若干年前他身边的人曾经对他说过的:

      “我觉得和家人一起吃饭是快乐的事情哦。”



=

没有了【。

评论
热度(30)

© 栀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