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南

人若有知配百年。

赤黑文本合志《印记》新作六篇试阅

先放上旧作六篇试阅地址:

http://akane-zhinan.lofter.com/post/3e84f6_7375330


首发场贩魔都cp17.

本子的宣图和淘宝通贩预售链接明后两天将由 @东条希米露 公布,敬请关注。

以下是新作六篇的试阅:



====



《印》——栀南。




《合欢》


我年轻的时候,读的大多数是些杂七杂八的轻小说。当然,就算多年过去,我也没有消减对它们的爱。但是与此同时,也开始阅读一些别的书籍。


我读到这句话的时候,距离我的老师辞世,也过去不少年月了。


「我爱你就像岩石般无时无刻不存在,这爱并不是一种乐趣,而是我的一部分,正如你永是我的一部分。」


我还是没有像我的老师那样,足够幸运能遇见相爱如斯的恋人,但也总算对他的话有了几分理解。我常常想起他的音容笑貌,想起他谈及爱人时,眼底泛起的清亮的光。


时间终于给了他成全。他们得以在包容一切的大地中相拥而眠,合整而欢。



--


《镜花》


夜深人静,两个人的呼吸声变得越发清晰。


黑子身后的挂钟滴答滴答地读着秒,声音刻在空气里,听来尖锐而残酷。


鱼肚白出现的时候,Akashi向窗外看了看,又看了看垂着脑袋一动不动的黑子哲也。


「好像会下点小雨的样子。」


「睡着了吗,哲也?」


「我这边的天快要亮了,一四三五年的天。」


他低下身子去看黑子的脸。黑子安静地闭着双眼,没什么表情,睫毛上闪着湿漉漉的光。



「我该要出发了。我将要高举我的国家。」


「为我骄傲,哲也。」


「我爱你正如你爱我,你知道。」



「我知道。」沉默了整整一夜,黑子哲也终于愿意开口说话,也许是哭泣的原因,出声有些沙哑。「我爱你正如你爱我。」


--



《水月》


「我应该去图书馆,按照借书卡的记录,把他看过的书全都看一遍对吗?」


真太郎闻言,对我露出了一丝嫌弃。


「漫画桥段看看就行了,那里头的两个主角到现在还没成呢。」


「……」


「说真的,赤司。」真太郎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一脸语重心长,「你要是真的喜欢他,为什么不拿出点行动来?我给你带无数次话,还不如你亲自上去和他说一句你好。」


「说得轻巧。」



的确,我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地与黑子哲也相识。我见过他的面容,读过他的文字,却没有跟他搭过一次话。在我站到他对面之前,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比如该用怎样的立场,怎样显得不太像别有居心,怎样给他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过多的问题积攒在一起,成为一团难以消解的忧愁,让我每每见到他的身影就心生胆怯。


于是我让真太郎给他带话说,有一个朋友很欣赏他的文章,希望有朝一日能和他成为朋友。


黑子哲也的回应是,「乐意之极。」



===


《记》——冥鸢。


《Trap》


他听到寂静走廊里急匆匆的轰雷一般的脚步声,他听到婴孩刺耳的啼哭,他听到路过的护士们细碎的悄悄话,他听到那个耀眼的少年用全世界最温柔的音色在说:“你好,我是赤司征十郎。”


他用手捂住了嘴巴,听筒被他握出了嘎吱嘎吱的呻吟。


“诶你别哭啊,护士看到又该说我欺负你了……”


他听到和他一墙之隔的人的手忙脚乱。他想说点什么来安慰那个温柔的会发光的人,可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克制不住喉咙深处的呜咽,它们犹如潮水汹涌而来,淹没了他的声音和他的理性。


“别哭了,别哭了乖……”


赤司笨拙地安慰着对面缩成一团的天蓝,可是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作用,对方还是蜷缩着瑟瑟发抖,看得赤司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好半天之后他才听到模模糊糊的一句话,还带着抹不去的抽泣的声音,却清晰无比地将他的世界炸了开来。


“赤司君,我好想拥抱你。”


赤司立在那里,手里紧紧握着听筒,听着另一边低低的啜泣声,长久长久地寂静无言。


时间一点一点地碎成沙漏去,在被夕阳映得微微泛红的时光里,赤司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我也……很想拥抱你啊。”


--


《消融》


他本人的情况看起来可没有他说的那么狼狈。他一只手拿着手机支在我面前,另一只手大约是抵不住寒冷,揣进了口袋里,白色的羽绒服平整干净,只是肩头上落了层不薄不厚的雪,下巴藏在灰色的毛织围巾里,短发被夹着雪的寒风撩得有些凌乱,蓝色的眼镜看不出什么情绪。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个落难者,倒像是平凡至极的观光客。


“不嫌弃的话可以到我们乐队里去看看?虽说条件一般,但好歹有个容身之所。”


一时间于心不忍就向他抛出了稻草。他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我,久久没有说话,半晌突然他牵起嘴角,露出见面以来第一个大概可以称之为微笑的表情。


“十分感谢。”


他将手机递到我手里的时候光裸的手指擦到了我的,冰冰凉凉,就像是结了霜。



--


《长大》


“没想到赤司君居然还记得,真是意外的很小心眼。”


“当然了,关于哲也的一切我都记得。”


少年的声音混进耳边呼呼的风声里,温柔得像是初霁的阳光。黑子的心被这样的调子揉得一颤,手一抖,车把登时拐了好几下,吓得赤司连忙伸手抱紧黑子的后背。


腰上突然缠上来一双手,然后是一张脸在自己身后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角度,轻轻地贴上来。黑子被那双犯规的手搅得心神不宁,心脏在胸口咚咚咚地狂跳不止,也没时间和赤司说话了,一门心思都扑在如何保持平衡上。


好容易熬到了考点的门口,此时刚刚好校门打开,考生开始入场。赤司跳下车子,扯了扯衣角,对黑子笑着道了别就向着校门走去。走了几步他突然又回头,犹豫了一下说:“如果我能考上哲也的大学,我就告诉哲也一件事情吧。”


黑子点点头,冲他挥挥手道了一声加油我等你。


可是他心想傻孩子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


以上。试阅结束。

明后天放通贩地址!求戳!

这东西真的还有人看吗……有的话请在评论喊我一下好吗!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求不吃土!求不糊墙!

感谢各位小天使。【哭着




评论(52)
热度(65)

© 栀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