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南

人若有知配百年。

「春衫犹是」01.

CP赤黑。哲也生贺。

一个很短的开头。



=




01.


    角度优雅的戗驳领,线条柔和的垫肩,恰到好处的腰线和后开叉,丝质领带挽起温莎结,一字折的胸巾平整洁净,双排扣系上最下边的两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吗?布纹的缝隙留不住体温,严密的针迹也缝不进指纹。之所以觉得餍足和欢愉,还应是为了即将要去见到的人。

    赤司征十郎转身拐进萨维尔街,步调比平日快上几不可见的一点儿。皮鞋叩响台阶,他推开最为熟悉的那扇店门,摘下脑袋上的软呢帽子。

    「中午好。」他说。

    店里的几位青年看到来人,习以为常地露出了礼貌的微笑,纷纷回以问候后便不再招呼。赤司也十分自然地穿过宽阔的大堂,钻进后面的工作室里。他绕过成堆的线筒和成排的人形衣架,找到了他想来见的人。

    黑子哲也站在工作台前,上身微微前倾,右手在布料上勾画着漂亮的形状。他的外套搁在一边,白衬衣稍稍卷起了袖口,裤子的背带勾勒出他薄削的背脊。鬓边略长的碎发被他别到了耳后,侧脸是清爽的轮廓。他专注于手上的动作,眼神昭示着心无旁骛。

    即使已经见过无数次,赤司依旧觉得他这样的姿态非常好看。出于想要欣赏的私心和不愿打扰的礼节,他没有作声,静静地等在几米开外的地方。过了不知道多久,黑子终于放下了手上的活儿,才转向赤司的方向,轻轻点头致意。

    「中午好,赤司先生。」他不确定地看了看表,「呃……现在大概是下午了。」

    赤司满不在意地笑了,走向他近旁去。

    「哲也工作时候的样子真是一点没变。」

    「赤司先生总是往这儿跑的习惯也从没变过。」黑子回道。他看着赤司走近,仰起头来仔细地打量他。「今天又是什么事?」

    「今天是一月三十一号,你觉得是什么事?」赤司一边挑眉反问,一边从西服的票兜里抽出了两张歌剧票。

    「愿意赏脸和我约会吗,二十五岁的黑子哲也先生?」



    认识黑子哲也是很久很久以前,赤司还是孩童年纪的事情了。地位威望尽管及不上赤司氏,但能在萨维尔占据一席之地,黑子家也算得上赫赫有名的裁缝世家。两家人世代都有些交情,赤司家正式场合身着的礼服,大都出自黑子家之手。

    赤司征十郎第一次走进这家店铺,是为了他六岁那年的生日宴,年幼的小绅士需要他人生的第一套晚礼服。店铺的大堂装潢雅致,领带和成衣有序地排列在架上,玻璃吊灯投下暖黄色的光影。店主是位面目和蔼的老先生,他亲自接待了他们,和赤司的母亲客套地寒暄。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黑子哲也。十三岁的小小少年跟在那位老先生身后,温谦有礼地对他们欠身致意。他的刘海儿剪得短短的,略显稚嫩的五官还没有长开,自我介绍时的声线也带着软糯。后来赤司被带进另一个房间,老先生的皮尺在他的肩膀腰际测量尺寸,一丝不苟。他陆陆续续地报出几个数字,黑子便在一旁仔细地记在本子上。

    布料和款式都是由母亲决定的,赤司只需要偶尔的配合。老先生总是带着一脸微笑与他们交流,时不时转向黑子问一句「刚才我做的都明白吗?」

    「明白的。」

    相较起来,蓝发少年的表情平淡许多,无甚变化,只是专心致志地看着老先生的一举一动,偶尔在本子上记下几笔。后来大概是发现被客人家的小少爷盯了太久,终于低下头来对上了赤司的视线。四目相对了半晌,谁也没说话,黑子只好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来。

    那个年纪的孩子长得很快,到赤司再一次光临这里时,已然拔高了不少。重新测量尺寸的时候,他抬手抓住了黑子哲也的手腕。

    「我要他帮我量。」

    一干人等因这句出乎意料的发言纷纷愣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最后还是黑子第一个回过神来,他左手牵起了赤司上前几步,右手从老先生手中接过了皮尺。

    自那以后,时至今日,赤司在这里定制的每一套衣服都全程由黑子负责,不久前他十八岁的成人礼那晚,身上的礼服也同样如是。现今的黑子哲也眉目已经长开,褪去了几分稚嫩,声音也沉稳不少。虽然年轻,但也已从那位老先生,他的祖父那里,接过了店主的班。

    过去挺多年之后,赤司征十郎回想起初遇的那一天,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那样失礼地盯着对方看,说来还有些不好意思,好在黑子也没有问起过。六岁的孩子大概仅仅是觉得,黑子哲也是人群之中与众不同的那一个,要说产生什么非分之想还为时过早,那可和如今的赤司征十郎不一样。

    是。时常的造访和亲昵的交谈,赤司对黑子的重视和特殊对待所有人都心照不宣。黑子自然也是知晓,只是不知能理解到哪一步。他保持着不近不远的态度,用无可奈何来掩饰对赤司的骄纵。



    歌剧结束的那刻掌声雷动,音乐和歌声留下绕梁的尾韵。赤司侧眼去看身边的人,黑子自始至终都格外专注。剧院的金碧辉煌与灯光相互交融,辉映出一片流光溢彩,把他柔和地包裹起来,点亮了他眼底的星辰。

    赤司向他凑近了一些,将话语喂进他的耳蜗。

    「生日快乐,哲也。」他说。

    黑子哲也保持着原本的坐姿,没有回应。过了好几秒,他突然挪了挪身子,偏过脑袋,轻轻抵上了赤司的。

    发尾相互交缠,皮肤的温度隐隐约约地融合在一起。黑子哲也轻轻地蹭了蹭,小声地说谢谢。

    他们的肩膀和手臂紧紧靠在了一起,赤司无法看清黑子的耳尖是否像他平日里害羞的时候一样变得红透。他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个姿势不敢乱动,心中一万遍地说服自己不可以吻他。

    理智呼唤着冷静,心脏却冥顽不灵。趁着尚未散场,赤司调整着呼吸,握住了他的手。



TBC。


=


姑且是未完待续【。

坐标是眉毛家,富家小少爷赤司君和裁缝师哲也的故事。因为这个背景设定,人物名字是个无法避免的BUG,以及还会有无数个可能出现的BUG,还请见谅。

大概七岁年龄差,黑子年上。

不要问我为什么斑斓没更完就开了新坑,我也不知道【。

题目姑且先这样,想到了更好的再换吧。起名废一个大写的无力。


又是一年w。哲君生日快乐w。





评论(18)
热度(134)

© 栀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