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南

人若有知配百年。




最近遇到了对自己的世界观冲击挺大的人。并没有得到厌弃或者指责,但还是打心底里开始发觉,过去的自己脑袋空空,还自以为是。

脑袋里的东西不怎么样,写出来的东西也一定不怎么样。

明明是面对同样的东西,在朝向应该朝向的未来时感到压抑,单纯地沉浸“热爱”里,又感到快乐。

在这样的拉扯中,度过了有些痛苦的几个月,尤其是最近的几个礼拜。

深瀬さん的声音好像是这其间的清流。

虽然lof的音乐分享实在很有限,找不到初心的那首Never Ending World,也找不到今天特别喜欢的那首死の魔法。

この世界が好きなのに どうして死んでしまうの?

僕は過去も未来もこんな好きなのに どうして「今」を愛せないんだろう?


找不到也就算了吧。幻の命也很好听。

看到这首歌的live版本,是在临睡前的被窝里。少年套着非常普通的白T恤,而我并不清楚他所经过的一千个故事。

深瀬さん掉眼泪,我也掉眼泪。

键盘旁边的saori也很好看。


后知后觉地晓得他们月底就要来这里开演唱会,自然是去不了的。

只有一点点,没有太多的遗憾。

毕竟喜欢的声音所给的治愈和胡思乱想里死而复生的美梦,不过都是在寻找着自我逃避的好去处。


「如果自由有耳朵的话,或许会听到超大音量的伪自由与和平之歌。」


小时候不喜欢的东西,长大了都喜欢了起来。

最近就觉得学校超市外面,老奶奶家的烤玉米非常好吃。



评论(1)
热度(5)

© 栀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