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南

人若有知配百年。

「名残雪」 Part 5.

 

CP:三日一期

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这次比较短。强行分段(。

不出意外下一章就完结了。



-




被打开的窗户又悄悄关上,被风吹起的窗帘也安然归位。床头点起一盏小灯,懒洋洋地晕出一小片昏黄。一期一振披上宽大的斗篷,领口的一圈绒毛轻轻地啄着他的脸颊。他面向那位不速之客,静静地地起身坐下,没有惊动任何人。


眼前陌生的青年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一期一振猜不出他的意图。看了看卧室的门,也并没有自信能抢先对方跑出去求援。好在对方并不凶神恶煞,也没有施以暴力,一期一振没有更多的选择,只好决定先听听他的说辞,弄明白他的来由。


不同于一期一振的戒备,那青年坐在他对面,饶有兴味地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好几遍,才慢悠悠地开口。


「初次见面,神子大人。」鹤丸国永说,语气里却听不出分毫恭敬来,「突然出现吓到你了吗?」


「不用紧张,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当然,前提是你愿意配合我。」


一期一振歪了歪脑袋,表示不明白。


「你不用知道太多。」鹤丸笑了笑,扫一眼时钟的指针,「三日月经常来你这边吧?」


话题突然转了向,一期一振的疑惑更深几分,他思忖两秒,决定不予回应。


「啊忘了说,我现在是他的部下,他大概算我的堂兄。」鹤丸补充。


「我跟三条家那兄弟几个一起长大的,玩得还不错。」


「前一阵子看他不太对劲还总往外跑,都猜他是有了小情人。后来发现他跑得那么勤是来见神子大人,我们可都吓得不轻。哈哈哈。」


「虽然他做事经常挺出格的,但对你出手各种意义上都太糟糕了吧?」


「每次跑出来还会把工作都扔给我们哦?不是太过分了吗?」


「……不回答也可以啦,你能不能别那样笑?这样我很尴尬的。」


一期一振看着鹤丸的表情变化觉得有趣,同时又因他过于直白的措辞感到不好意思。而鹤丸也许因为没得到回应而略感无味,索性站起身在一期一振的房间里晃荡起来,扯扯床边考究的绸帐,又踢踢脚下松软的地毯。


「我刚开始也的确被三日月吓到啦,毕竟他从来都挺反对供奉神子这一说的嘛。啊,我也不信这个来着。其实不信的官员和贵族还挺多,尊重风俗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你的存在基本是让国王借以震慑百姓笼络民心而已,你知道的吧?」


回应他的是一片沉默。


「看起来是个聪明孩子。」


「那么问题来了。」鹤丸走出几步,又摸着下巴转头去看一期一振,「本来不喜欢这种风俗的三日月,为什么会对你有兴趣呢?」


一期一振并不看鹤丸,目光停留在眼前的空气里,漫无目的地聚焦,又找不到落点。


夜里安静得过分。无人接话的几秒时间里,这安静就变成了死寂,连时钟的声音都生出了怪异的微妙。


鹤丸国永稍弯下腰,略微凑近了些。


「可能是觉得你可怜吧。」


三根指针重叠在一起,恰到整点而发出「嗒」的一声轻响。


一期一振的肩膀几不可见地动了动。


鹤丸国永眯着眼睛笑起来了。他不再介意一期一振的反应,大步地走到门边,按亮了整个房间的灯。


突然充满室内的光线有些刺眼,鹤丸却似乎未受影响。他不紧不慢地环顾室内,最后走向了大门正对面的那堵墙。墙上是用彩绘玻璃和各色宝石拼成的画像,长发丰腴的女子坐卧在花叶和羽毛之中,圣婴裹着洁白的绒布被托在臂间,安稳地睡在她柔软的胸脯上。


奢侈而华美,祥和又安宁。


「闲聊的时间就到这儿吧,差不多也该叫醒大家的英雄大人啦。」


鹤丸国永说着,对着女人的脸开了一枪。




七.



三日月宗近赶到一期一振的房间外时,看到不被许可进入只能聚在门外的藤四郎们,有些三日月见过,有些没有,总之表情都不太好看。叫秋田的孩子扯住了他的衣服下摆,却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的,没事。」他握了握那孩子的手,另一只手安抚地拍了拍已经有些哭出来的五虎退。


推门而入,鹤丸正在摆弄床头的水晶台灯。三日月很快地扫了一眼房内的布置,并没有看见一期一振。


「哟。」鹤丸抬起头来和他打招呼,「来得比我想象的快嘛。」


三日月哈哈笑了笑。「是你呀。」


「是我。吓到了?」


「也还好。」三日月脱下军服的外套,松了松领带,「是谁都差不多。」


「喔。」白发的青年显得有些失望,「你也太冷淡了。」


「那我就问问为什么吧。」


「没有为什么。」鹤丸耸了耸肩,「这是我家老头子决定的事儿。你可以去问问他,或者去问问你家里那位。历史遗留问题,我也没办法的嘛。」


「也真是辛苦你了。」


「好说好说。」


「那么,也差不多该言归正题。」三日月反手将身后的门上了锁。


「——你想要什么?」



-


夜袭的不是爷爷哦,吓到了吗?

↑因为不是爷爷所以上一章的评论没能一一回复。非常抱歉qwq。


脑内的草稿总是很理想,写出来就是一地狗血。很想自我了结【。

对不起鹤丸,选你我是犹豫了很久的,我本来也不想这么狗血【。

稍微要说的一点是这里没有三日鹤or鹤三日or鹤一期要素,只是单纯想写一个有点点坏心眼的鹤而已。

结尾心里很没谱觉得有点虚_(:з」∠)_ 不知道能不能表达好。

虽然还不是结尾但是很感谢有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然后是重点突然一歪的闲话。

这两天摸着鱼突然好想吃兼堀啊。

明明很喜欢但是无法轻易对年上的堀川出手的有点怂的兼桑,和一旁嗑着瓜子嘲笑他的冲田组【。

然后还想听奶油唱歌qwq。卖萌.jpg


评论(15)
热度(42)

© 栀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