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南

人若有知配百年。

「猫」

CP:三日一期。

虽然是在快要到319的318发的,但这是317日的贺文。

↑不要和我讲道理(。

短打。一个小甜饼w。

又一次验证了越是忙碌的时候就越想摸鱼的定理。

还有一句点题的题外话:

想成为流先生家的punio呀——



---



「猫」 




活的年岁久了,就会不知不觉地记下不少琐事,零散无用的,却又讨人欢喜的。新采摘的绿茶多清馥,冬春际的太阳最宜人。三日月坐于廊下,宽大的袖子铺展在身侧。空气半暖半凉,煦阳催人好眠。


他顺其自然地半阖上眼,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蹭上自己的脚踝。这毛茸茸的触感他再熟悉不过,低头一看,果不其然。两只幼猫缩在他足畔,黄白相间的那只正挠着他指贯的下摆。三日月笑笑,伸手一托,那小家伙在他的腿上打了个滚儿,便安稳地卧下来了。


「真好呀,真好呀。」他听见不远处的审神者带着羡慕轻声嘟囔。


这间本丸里为什么经常有猫出没,尚且不得而知,总之审神者喜猫,自然也就无人去赶。可惜的是,这些小东西能和付丧神平常地相处,也能和狐狸幼虎睡作一团,却并不亲人,审神者对此怨念颇深。


膝上暖融融的一团,温热的皮毛和令人怜爱的重量,让内心不由自主地柔软下来。三日月闭上双眼,只听见庭院里竹水鸟不急不缓,一下一下地轻轻叩着。


思绪沉下去,倦意便涌上来。


他的睡眠总是深长的,千百年的时光折叠在里面。


他记得最开始的时候,自己和这些小动物都不太相得处来。虽然世人无一例外地说自己的美无可指摘,但这些小家伙们却都不太愿意靠近他。偶尔在廊下小憩,睁开眼睛的时候会对上另一双浑圆的浅色的眼睛,猫儿离他远远地站着,一半好奇一半戒备地看着他。然而甫一见着月亮,那猫儿就敏捷地一蹿,消失在庭院的假山后头了。


自己从前的主人曾拿这事儿打趣,说三日月呀,这是你戾气太重啦。


三日月彼时高傲,也从不觉得这些小动物有多惹人喜欢,于是不为所动,也不以为然。


他第一次和猫有所接触,是在大阪城的时候。也并非出自他本意,算来要归因于他的恋人。和三日月恰相反,他的恋人招小孩子喜欢,也招小动物喜欢。哪里的猫儿见到他,都是要缠着撒会儿娇的。天气好的时候,坐在石椅上睡午觉,醒来便多了一群猫儿,灰白的,花斑的,窝在他身边晒太阳。


许是因为他温柔,许是因为他洁净。三日月看着那情景,总是这样猜测。


那是他们刚在一起不久的事。一日他闲来无事,顺着走廊散步消遣,正看见一期一振左手抱着一只纯白的猫,右手拿着掰成小块的点心慢慢地喂它。他浅浅地笑着,温和的宠溺的,是和他的兄弟们在一起时也经常流露的表情。但这模样三日月不常见到,在他眼前的一期一振,最初是爽朗的谦逊的,后来又更生动起来,羞赧的,偶尔局促的,眼睛闪着光的。三日月没有走上去打扰,只是远远看着。


倒是那一边发现了他,招手示意他过去。三日月走近些,在两步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一期一振有些奇怪,追问了几声,三日月才解释自己和猫合不来,又把人家打趣他的笑话也一并告诉了他。


三日月说,看那白猫正惬意,不忍靠近惊了它。


一期一振喂完手上的最后一块点心,低头沉吟片刻,突然上前两步,走到了三日月近旁。


没事的。一期一振肯定地说,我觉得不要紧的。


他牵起三日月的一只手,放在猫儿柔软的脊背上。


那猫儿也不躲,安然自若地嚼完了嘴里的点心,转过脑袋轻轻蹭了蹭。


谈不上快乐,也谈不上糟糕。手背上是恋人的手掌,手心下是蓬松的绒毛。三日月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力道,竟没由来地有些紧张了起来。


他半晌才回神,目光从猫身上离开,转到一期一振脸上。


一期一振微微垂首,好看地笑了。


三日月一秒也不迟疑,张开手臂把他的恋人和他抱着的猫儿一同拥进怀里。




自那以后,府邸内的猫儿们仿佛是说好的一样,再不对三日月退避三舍了。那日结缘的白猫更是与他分外亲昵,胆大的时候,甚至扑来与他抢和果子吃。


后来三日月遇见过很多只猫,有些活泼,有些慵懒,许多长得相似,也有些别有特点,虽然他不能一一叫出品种。后来他去了高台寺,去了德川府,哪里的猫都愿意与他亲近,就像愿意与一期一振亲近一样。三日月不明白这转变的来由,但常与它们相伴,的确消磨许多无聊,也渐渐觉出它们的可爱来。那种特殊的、毛茸茸的触感,也带着昔日时光的温度,无比熟稔地柔软进心里去。


早已过去几个百年,偶尔在逗弄哪个小家伙的时候,他还会时不时想起最初的那只白猫。三日月离开以前,它就已有挺大年岁,不知道在那以后,又过得怎样。


该是一并烧去了吧。




眉头几不可见地锁起来,手下也不自觉地用了些力气,膝上睡着的猫不适地动了动,三日月醒了。


熟悉的本丸院景回到视野,颈间散着细碎的毛发,生出些许的痒。三日月偏头去看,却发现并不是哪只调皮的猫儿。


一期一振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他身侧,脑袋轻靠在他肩上睡着了。


浅蓝的发丝带着他眷恋的味道,一期一振轻轻地呼吸,卷曲的睫羽微微颤着。


「哎呀哎呀。」


他笑了。他终于从睡梦中脱身而出,在恋人的额角落下一个吻。 


膝上的猫儿伸了个懒腰,尾巴摇了摇,落在他们交握的手掌边上。





Fin。



---


觉得三日一期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一期一振一定是对三日月的性格有所影响的吧。当然这个影响是相互的,但是我还是挺喜欢这种三日月性格里被恋人留下痕迹的地方的w。

这样想着写了这样乱七八糟的东西。

晚安w。


评论(9)
热度(96)

© 栀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