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南

人若有知配百年。

「上帝的医者和春日的情书。(七)」



柒.

 

-


    

〖浓雾仿佛是大地的愿望。它藏起了太阳,而太阳原是她所呼求的。〗


〖我投射我自己的影子在我的路上,因为我有一盏还没有燃点起来的明灯。〗

 

 

-




    被困在密室里的人,在意识到氧气不足之前不会感到特别的呼吸困难。但一旦发现之后,即使还没到油尽灯枯的时刻,也像是已经被人勒住了咽喉一样几近窒息。


    黑子哲也就在那样快要窒息的情形下翻完了一整本书。摘抄本上零零散散的,都是些不甚重要的句子,抄写也不是平时那样严谨认真的风格。这让他无端生出烦躁的心绪来,又难以消解。


    自己的治疗进程一直在推进,医生的出入变得频繁。他们总是和赤司在说着什么,有时候是赤司的病情,有时候是黑子的病情。赤司一边听着,偶尔配合地点点头表示了解,有时会抬头询问几句。他知道这种时候黑子虽然听不到但是总是会看着这边,所以也一定会不忘时不时地转向左边看一眼,对上视线以后也一定会不忘对他笑一笑。


    世界像是无声默片。沉默地观看无声默片是非常困难的。所幸这默片的主角是赤司征十郎,黑子并不觉得非常无聊。他静静地看着,静静地思考他的唇间会吐出怎样的音节。但毕竟时光长远,就算很努力也完全想不起来。


    那个人现在是什么样的声音呢?是否是变过声后,和少年时代有了些许不同呢?


    能够再次遇见真是太好了。有时候他这样想。但是这更让他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距离远比这两张病床间的距离遥远得多。可别说跨越那么遥远的空白和隔阂,现在的他,连走过病床间的几步之遥摸摸那个人的手都做不到。


    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情,总会想要触碰。可因为他是黑子哲也,总会不想做些惹他厌烦的事。要是突然提问也一定太显突兀。工作很忙吗会怕冷吗肚子经常疼吗一定长高了吧现在身高是多少呢体重呢鞋码呢兴趣呢喜欢的书籍呢喜欢的食物呢喜欢的音乐呢喜欢的颜色呢,喜欢的人呢。


    然后发现在一句时光荏苒白云苍狗中,遗忘的事情实在太多。黑子哲也过了太久太久平常人的生活——不是说他应该过什么不寻常的生活——而是他刻意地沿着“平凡人的生活道路”走了太久太久,把“黑子哲也的生活”抛诸脑后。而在重遇赤司之后,他所积攒下来的那么久的“平凡人的生活”,瞬间全数归了零。


    那个平凡人的黑子哲也,忘记了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幼稚的愿望,忘记了自己憧憬里长久存活的童话故事,忘记了自己从前也有过那么激烈的冲动和情感,忘记了自己曾经沧海难为水。


    他揉了揉自己的眼角,他感觉自己哭了,可并没有泪水流出来。于是舒了口气,却并未释然。


    过去的自己如何如何,他感谢现在的自己能鬼使神差地想起来,圆满了记忆里的少年时代。只是这一刻的黑子哲也,需要的是这一刻的答案。


    这一刻的我,还喜欢着这个人吗?

 


    如果把赤司征十郎这个名字和玻璃弹珠一起埋藏在记忆深处的木匣子里,他能把它当做是黑子哲也的一部分,从而肯定又坚决地说出我爱他。可是把赤司征十郎这个人和他的一颦一笑一起放置在黑子哲也的眼前,他感觉连一句喜欢也难以出口,毕竟时间隔离了他们太多年,而他对于感情无法轻率。不知何所从来的这样的矛盾困扰着他,又有不知何所从来的屏障毫不懈怠地困扰着他的思考。


    难以消解。

 


    「哲也。」


    余光里看见对方举起本子的动作,太过熟悉能让他瞬间回过神。他看向对方,迅速感受了自己五官的位置,确信没有露出什么失态的表情。


    「我稍后有个检查,你得自己待一会儿。」


    「稍后是?」


    门外走进来的医生打断了对话,也让黑子不用等到赤司回答就能明白,就是现在了。


    赤司耸了耸肩笑一笑,毫不介意地准备下床,有护士推来轮椅,赤司摆摆手表示不用。


    「请快去快回。」他看见黑子这样写。


    这可不是我能控制的。赤司想。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黑子目送着对方出门,然后放平枕头躺下来。虽然医生说尽量少碰到纱布和耳朵,但他还是顽固地选择了侧躺。他面对着赤司的床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思考,在思考什么。


    ——希望赤司君的病快点好,如果能回到以前那样有活力的,和生病搭不上边的样子就好了。


    ——但是这样的话就剩自己一个在这里了。


    ——喂喂黑子哲也这样想太自私了吧。


    他抿抿唇,决定跟脑内的自己换个话题。


    ——希望赤司君快点回来。


    这样想着,却没了接下去的回答。觉得平时一定能听见时钟秒针走动的声音,但此刻安静得可怕。就算平时听不到,但看见身边别人的活动,就不会一直想着太过安静这件事。


    从搬进这里之后,第一次感到孤独。


    真是的。赤司君只是走开一会儿而已。他揉揉自己的脑袋。


    不快点想清楚不行。看来。


    他闭上眼。

 


    醒来的时候映入眼睛的是熟悉的蔷薇色。黑子曲起手臂支撑着自己坐起来,想问问赤司的情况。可对方却先了一步举起本子,又是提前写好了字。


    「还以为哲也会等我回来呢。真是令人伤心。」


    「……抱歉,一不小心就……」


    「我开玩笑的。你还是平躺比较好哦。」

 


    每一句关心都让他感到些许的不自然,像是为了遮掩自己其实已经有的对这个人的依赖,他落笔写字,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赌气。


    「希望赤司君快点好起来。希望赤司君能比我先出院。」


    「谢谢。可是我希望哲也先好起来哦。」


 

    听不见叩门的声音,刚开始总是被突然走进来的医生或者护士吓一跳。可是这次吓到了黑子的,是医生走进来时有些难看的表情。他照例向黑子点点头打了招呼,然后径直走向赤司开始汇报情况。


    听完之后赤司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表情像是平整的玻璃上裂出了轻微的划痕。


    黑子突然有了些不太好的预感。果不其然。


    赤司示意医生可以离开以后,表情放松得太过刻意,对人类观察太过熟悉的黑子,一颗心反而更加悬了起来。他看见赤司想了很久才落了笔,刷刷地写下一行字。


    「啊呀。」


    「我本来还希望,哲也出院以后能带着慰问品来看望我呢。」


 

    ……欸?

 

 

 

 

TBC。

十八岁希望写文有所长进w。



评论
热度(37)

© 栀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