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南

人若有知配百年。

「黑子テツヤへ」

给哲也的生贺。

以前好像也看到有妹子写过类似的。

这是我的情书,也一定是很多人给你的情书。

BGM是初音的「空想少女への恋手纸」

祝最好的黑子哲也生日快乐w。



=


「黑子テツヤへ」


给黑子君:


      在我开始说之前,希望你能谅解我的词不达意和逻辑不清,毕竟我还没有过恋爱的经验,也并不非常擅长和男孩子相处。而对于写情书之类的事情,好说歹说,也总会生出几分女孩子的羞怯来。我没有期待能够听到半分回音,你也不必试图在从你身边的人群中找到我。我在屏幕这一边写写而已,你便在屏幕那一侧看看就罢。


「幼驯染とか、転校生とか  /  青梅竹马之类的 转校生之类的

惊くほど 何もない  /  出奇地 全都没有

ライトノベルの主人公みたいな  /  憧憬着

非日常に憧れる  /  像轻小说中的主人公一样的非日常 」


      我是生活在「这边的世界」的、再普通不过的孩子之一。初遇到你的时候,和你一样刚刚跨入高中的校门,生活平凡无奇千篇一律。没有勾肩搭背一起长大的男孩子、或者亲昵到不分你我的女孩子,这之类的青梅竹马;没有颜值智商都超高的、或者举止神秘古怪的有着不为人知的魔法的转学生;也没有驾驶机体从覆灭中拯救地球的勇敢、没有站得上舞台的闪闪发光、没有得到能力的八月十五日,甚至没有像你们那样满腔热血地参加什么部活。


      失常或者异常、契机或者转机,全部都没有。


      与「那边的世界」产生第一缕联系,是在认识你之前挺久的事。热爱着自己的生活的同时,也免不了对你们的生活产生些许向往。毕竟那里有那么多出色的家伙,当然,你便是那些出色的家伙中,令我难以忘怀的,其中之一。


      啊呀,有点肉麻了。


      还是来说说正题吧。


      在接触这部漫画之前,我就早早地知道你了。刚开始的时候只是看着很多姑娘在网络上大声地呼喊着对你的爱,而我只是记下了那个并不多见的发色,对你并没有什么好感。不是说我讨厌你的意思啊(笑),只是无所谓地想着「也就是普通意义上的可爱嘛」如此而已。


      「不要在不了解全部之前就妄下断论。」这话是没错的。让我为最开始的无礼道歉吧。


      而喜欢上你,就是不久之后的事了。


      我是个骨子里热血满满,生活中却毫无干劲的人。于是缺点之一就是一无所成,而缺点之二便是一点就燃。「我觉得那也不是坏事哦。」总觉得你会这样回复我。总而言之呀,虽然是个体育全废的没用的家伙,也对篮球之类的一窍不通,但是双眼跟随着你们的比赛,心情就会不由自主地沉沉浮浮。竞技的美感和胜负的狂热,被欢呼扯痛的咽喉和被呐喊充盈的耳朵,以及,球场上的你。


      唔,我便不再赘述和篮球在一起的你是如何的鲜活而真实,有些感触总是过于深刻而令人难以说清。而除去篮球以外,还有太多太多。在上学和放学的地铁上读书,有时候是一件有些痛苦的事。一边不得不注意着不要坐过站,一边又要留心着不被站在身前的乘客蹭到书脊。但是为什么呢,想想你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翻着书的样子,便又觉得美好不已。有时候合上书籍的最后一页,合目静思,也会想着如果能和你谈谈感想就好了,想着黑子君最近又读了些什么书呢,偏爱什么样的故事呢,想着想着便有了笑意。


      和你相似的地方,实不相瞒并不太多,我实在不是一个太好的人。街边的流浪猫狗不会去捡,也不是总那么愿意照顾他人的情绪。所以看着你捡回二号,便不由想着「多么温柔呀」,看着你努力地想要让你的朋友们找回初衷,就发自内心地感叹着「真是了不起的人啊」。完完全全地喜欢上你,是要回溯到你的国中年代。知晓了你成长的过程,知晓了你的坚定和坚强,在鼻酸和感动之后,敬佩和鼓舞之前,隐隐约约模模糊糊地,听见心里那个声音说「好喜欢这个人啊。」


      难以一言蔽之,虽然偶尔也写写东西,但轮到表达自己感情的时候,总是不太顺利,只能这样残缺不全概括了喜欢你这件事,犹豫许久后,如此道来,但与君说。


「そこに君が降り立った  /  就在那里你降临了

透き通る瞳に吸い込まれたんだ  /  被你那双透明清澈的眼睛所吸引 

宛先が君のラブレターは  /  寄给你的情书   

 どこに出せば届くのかな  /  该在何处送出才会送到你那里呢

画面の中で君が笑う  /  在面画中的你笑着」


      女孩子喜欢上一个人是有些可怕的事,你看桃井小姐便就知道了w。虽然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但是心里便一点也不知收敛地总是想着,干净流蓝的眼睛真是可爱呀,睡完觉之后翘起来的发梢真是可爱呀,比大多数人都白净的皮肤真是可爱呀,带着防水帽和二号一起洗澡真是可爱呀,被泡沫包裹起来真是可爱呀,偶尔腹黑地开朋友们玩笑真是可爱呀,总是说着敬语真是可爱呀,笑起来的样子生气时候的样子憋着笑的样子面无表情的样子也都非常可爱呀。被人这样说了而此刻感到害羞的你也非常可爱呀,为什么连洗澡的样子都知道什么的就不要问啦,先说好我才不是痴汉哦www。


      但是再怎样觉得可爱,都无法在「这边的世界」见到活生生的你,所以我和很多女孩子一样,把你的照片用作手机壁纸和各种头像,笔袋上挂着你的橡胶挂件,印出你的照片装进相框摆在寝室的桌上。不知道你的人见到的多了,便会问起你姓甚名谁,如果那人是亲近的朋友或者家人,有时候便厚着脸皮嘿嘿笑着说:「我跟你缩这是我男朋友啦哈哈哈哈」,如果是交情不太深厚泛泛之交,便端着依旧礼貌的笑容回答得不浅不淡:「是个非常好的孩子哦。」


      你似乎离我的生活非常接近,又似乎离我的世界非常遥远。其实倒也不是分辨不清,只是不愿意把所有事儿都说得那么明白,又不是要和谁较劲。因为喜欢的人太过优秀,所以免不了想要自己也能成为与你并肩的、优秀的人。于是不止一次地想着「要成为温柔的人啊」,然后又一次次地让糟糕的自己半途而废,不过可能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的存在吧,虽然一次次放弃,却始终没有对自己失望,总觉得喜欢上你,可能就已经让我成为更好的人了吧。


      虽然你总是强调着自己是影子,可是应该不止我一个人觉得,你是最闪亮的光啊。和摇摇曳曳的烛光不一样,也和迷离旖旎的霓虹不一样,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前一天夜里读完了非常喜欢的小说,第二天舒舒服服地睡到了自然醒,从非常松软的枕头里支起脑袋,身上是最喜欢的那一件睡衣。这样的自己拉开了窗帘,发现清晨下过了很小很绵的雨。而你是徐徐缓缓地洒下来的,调和了整个天空的,暖橘色的阳光。


      黑子君对我来说,是这个世界上非常温暖的人。


      壁纸、头像、橡胶挂件、照片和「男朋友」的玩笑,都不过是我一意孤行的杜撰。但你所带来的感触和力量,还有清晨的那一道光,都真真实实地,存在于我身边。


      谢谢你。


「近くて 远くて /  这般触手可及 这般遥不可及  

それでも目の前にある  /  即便如此还是近在眼前

この画面は 超えられぬ壁  /  这个画面是道 无法跨越的墙壁

一生のお愿いが  /  假若我这一生的请求 

ここで叶えられるなら  /  能在此被实现的话

次元を超え 笑い合いたいな  /  我想要跨越次元 与你并肩欢笑呢」


      还有一件需要道歉的事。


      一四年六月以前,我都忙于高中的学习,只是零零散散地写一些东西。而六月以后,与你相关的同人文,虽然低产,但也陆陆续续写了不少。


      ……非常抱歉。请不要生气啊QAQ。


      妹子们站着各种各样的CP,想让你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和某个其他人在一起。无论是谁都好,总还是希望你能够得到幸福的。抛开同人这回事儿不说,从现实生活的角度考虑,我希望你能获得你所应有的,平淡而温馨的幸福。和你相恋的大概会是个看起来乖乖的、娇小可爱的女孩子,可能与你兴趣相投,又或者有自己所热爱的事情,并在谈起这一点的时候,眼睛闪闪发光。她也许会做饭,也许不会。但是在知道你出色的水煮蛋水平之后,会不太熟练地看着料理书尝试做第一个简单的小菜。她应该喜欢你倚在你的身边,喜欢不松不紧的拥抱,接吻的时候会害羞而脸红,啊,不过你也一定会脸红的就是啦w。


      无论是怎么样的人,只要是能给你带来幸福的,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容貌如何性格如何,家世如何爱好如何,我一定都能欣然接受。


      请一定要幸福呀。


      这样想的一定不止我一个,所以这份情书,也一定不止是我一个人的情书。


      想要在你难过的时候摸摸你的脑袋对你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想要和你一起吃很多好吃的东西,看到捧着香草奶昔的你,吃着豪华面包的时候又是什么样的表情呢?想要牵一牵你的手,一会儿就行,它摸过篮球也抚过书页,骨节漂亮又分明。想要坐在你的身边安安静静读完一本书,然后倚在你肩上稍微小睡一下。


      最想要做的大概是坐在冬季杯决赛的观众席里,看着你和诚凛一起达成冠军,第一个站起来为你大声喝彩,在全场震耳欲聋的呐喊里,在你「抱歉我浑身是汗呢」的推脱中,拥抱你。


      这和任何意义的喜欢都不再相关,只是单纯地想要拥抱你。


      那时候自己一定已经哭得难以自制了吧。


      「你值得最好的一切。」但还是想要这样告诉你。


      我自顾自地说了这么多,希望你不要嫌我麻烦。我所说的所有这一切,没办法一字一句确凿地传达到你身边,我是知道的。但是从遥远的地方,有我的这一份「喜欢」,还有和我一样的千千万万份「喜欢」,你一定能够感受到些许。那一定是什么暖热的东西,你不知它从何而来,也不知它的细枝末节,但你会知道,这是「喜欢」。


      喜欢你哦。


      这是认识你之后的第几个生日,已经记不清晰了。但是这一个生日,我在你身边。要总而言之地说说你在我心中的样子,便又想起了曾经写过的句子:「站在那里便是一首诗,值得起世界上所有美好的形容词。」


      祝这样好的你生日快乐,哲也。最后就让我用名字称呼你吧。


      虽然这也是封情书,但写下它的我并没有怀着什么「能和你在一起」的念头,最末的地方也不打算署上姓名。这是来自你所不知道的、另一个次元里一个最平凡不过的女孩儿的喜欢,把它和你所有的生日礼物们一起收下吧。


      你看,我早说这封情书会词不达意逻辑不清。可是你如果你能看到这些话,会稍微有些高兴吗?


      就说到这里吧。


      能够遇到你,我感到非常幸福。谢谢你。


      愿你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远くて 近くて  /  这般遥不可及 这般触手可及    

やっぱり届かないけど  /  毕竟还是遥不可及得没法告诉你

君に出会えて 仆は幸せだ  /  不过能遇上你 我感到十分幸福

都合よく奇迹が起き、  /  顺利地奇迹发生了,

この恋手纸が君へ  /  这封情书是给你的

空想少女へ  /  给空想少女的

一生のお愿いが  /  假若我这一生的请求    

ここで叶えられるなら  /  能在此被实现的话

君に届け  /  将我的心意告诉你吧  

出会っ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  /  谢谢你让我与你相遇

ありがとう  /  谢谢你」


                                                                      二〇一五年一月三十一日



评论(20)
热度(65)

© 栀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