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南

人若有知配百年。

Flappy Bird梗赤黑。←

因为被小伙伴拉进了这个游戏的坑现在根本停不下来hhhhhh。

然后昨晚为了把太太的脑洞转成HE,之后莫名其妙就出来了这样的东西_(:з」∠)_


睡前速成别嫌弃_(:з」∠)_。就是个神经病脑洞【。


-


赤司征十郎觉得自己恋爱了。


 

也许是酝酿已久的事了,只是近日这份感情和冲动越发清晰。每当他看着黑子哲也扇着小翅膀跌跌撞撞往前飞的时候,都觉得对方今天也是萌萌哒,然后独自背过身羞红了脸。


 

随后他的哲也病症一日比一日严重了起来。初期症状只是痴痴地盯着正在穿过高高低低水管的黑子的背影,后来发展到一看见黑子撞到了水管落下了就忍不住大喊「伤到哲也就算是人类也杀给你看」,有时候看见对方摔得狠了忍不住想要冲过去把他抱在怀里问问有没有事,每到这时和赤司一同在后台待机的黄濑便拼了老命地拉住他。


「不行啊小赤司!!!被看见两只鸟同时出现不是会闹出大事的吗?!」


「放开我!没有看见哲也摔疼了吗!」赤司挣扎着挥舞他的小翅膀,蹬着小腿如是嘶吼着。


 

不过好在黑子每次都很快回来了,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不过的确除了撞上水管的时候有点痛以外,恢复起来倒是很快。


「哲也!!」


蓝色的小鸟熟练地躲过了对方的飞扑,赤司一个猛子冲出了后台,被迫开始了下一局游戏。


 

「总算消停会儿了。」黄濑松了口气。


「麻烦黄濑君了。」黑子鞠了个躬,圆圆的身体看起来柔软得想让人戳一戳。


「不过小黑子你还真是蛮拼的。每次去飞的时候都很认真啊。」


「小黑子你还真是蛮拼的。」


「因为赤司君非常厉害。」黑子说,「我也想有一天能飞得那么远。」


「小赤司的确很擅长呢。」


「嗯。」黑子看着飞得越来越远的赤司的背影,最后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红点。他一直没有移开视线,若有所思。


「说起来小黑子不快点给小赤司回应吗?那家伙明显已经不吃药了这样下去我很辛苦啊?」


「咦?什么回应?」


原来完全没有意识到吗。黄濑在心里默默地给赤司点上了一排蜡烛。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他想。看来我每天拖住小赤司的工作任重而道远。


 

但显然这不影响到已经单方面热恋中(x)的赤司征十郎。在游戏关闭,他们得以休息的时候,他总是蹭在黑子身边。


话题从喜欢的食物,兴趣爱好,喜欢什么样的鸟巢开始,直到今日,觉得已经交往够久(并没有)的赤司,终于决定含蓄地让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哲也的喙是红色的喔。」


「是呢。」


「……哲也没有想过为什么是这样吗?」


「……不是游戏设定吗。」


「我觉得是喙的神明大人指引着哲也亲亲我哦。」


「……」


「虽然有点令人害羞可是毕竟我们……」


「赤司君的喙是黄色的呢。」


「欸?」


「黄濑君也是红色呢。」


「啥?」正在整理羽毛的黄濑莫名中枪。


「原来两位是两情相悦吗。恭喜。」


游戏被打开了,黑子抖抖翅膀站起来,飞出后台。


「黄濑你为什么要碍我的事?!」


「苍天可鉴我什么都没有干啊小赤司?!」黄濑急匆匆地捂住了自己的喙。


 

赤司征十郎,战无不胜的鸟王,此刻终于深切地明白了恋爱的疼痛。


是我做了什么让你不安了吗,哲也。他深情注视着飞远的黑子,觉得不管在白天还是黑夜的城市背景衬托下,黑子飞舞的身影都美得惊心动魄。


 

一再解释了「我跟黄濑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对哲也是忠诚不二的」之后,赤司才略略放下心来。恋人之间有什么误会就应该及时解释清楚嘛。


从头到尾旁观着的黄濑痛心疾首,黑子只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觉得你在开玩笑而已好吗。那天晚上他终于找到赤司,语气带上了些许沉痛。


「小赤司你听我说。」


「黄濑,为了不造成哲也的误会,我希望和你保持距离。天已经晚了,请你自重。」


黄濑差点一跺脚气得飞走,但作为一只撞过水管受过挫折的鸟,他忍辱负重。


「我是说,你不向小黑子告白吗?」


赤司的表情变得非常奇怪,「我和哲也心意相通,不需要那种形式。」


「嘛……可是一般……对吧……听到那种话都会开心啦。小赤司不如试试看?」


「我会考虑的,谢了。天已经晚了,你再不回去影响不太好。你知道我不会为了和你之间的同僚情谊在哲也面前包庇你。」


黄濑一跺脚,好嘛我滚就是了。次奥。孤独一生吧你。

 


虽说受了气,第二天黄濑还是自告奋勇连续地飞行,给赤司腾出时间向黑子告白。


「……我可以亲亲你吗哲也。」


「不可以。被鸟喙啄到会痛。」


「所以你看设计师把我们的喙设计得如此圆润就是为了方便我们相爱啊!」


「被那样的香肠喙啄到好像也不怎么开心。」


「……」赤司抑制住心中想哭的冲动,想着爱情真是磨人的东西啊。「为什么不愿意呢?哲也明明喜欢我。」


「……请问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因为我每次在外面飞的时候都能感受到身后哲也深情的目光啊,然后就会充满动力想要飞得更远!」


「赤司君的确很厉害。我一直把赤司君当做目标。」


「哲也已经很厉害了。」


「但是最近我已经认真想过了。」


「?」


「我不能总是看着赤司君飞远的背影。正因为是憧憬所以无法超越。以后再也不会了,我会超越你的.我会变成一只更厉害的鸟。」


远处传来撞击和坠落的声音。喂喂小黑子你不觉得那句台词很耳熟吗?


黑子走出后台,背影看起来高大而伟岸。

 「我上场了。」


   


总而言之又是和平的一日。


 


-END-

 

 


评论(23)
热度(57)
  1. 箐厝辞栀南 转载了此文字

© 栀南 | Powered by LOFTER